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喚起千年古城記憶為西安鑄魂的建筑大師張錦秋先生

閱讀 291 次 喚起千年古城記憶為西安鑄魂的建筑大師張錦秋先生

摘要:張錦秋先生的藝術創作生涯已經走過了五十多個春秋。她工作勤懇,成果累累,其建筑創作內容豐富,風格多樣,融經典風范與時代精神為一爐,渾厚典雅,集“自然人化”與“人化自然”為一體,和諧端莊,作為建筑藝術,其影響力早已超越市疆國界,不僅是西安的驕傲,是中國的驕傲,也是世界的驕傲。...

喚起千年古城記憶為西安鑄魂的建筑大師張錦秋先生


張錦秋先生的藝術創作生涯已經走過了五十多個春秋。她工作勤懇,成果累累,其建筑創作內容豐富,風格多樣,融經典風范與時代精神為一爐,渾厚典雅,集“自然人化”與“人化自然”為一體,和諧端莊,作為建筑藝術,其影響力早已超越市疆國界,不僅是西安的驕傲,是中國的驕傲,也是世界的驕傲。

長安筑夢,激活古城千年記憶

城市建筑承載的是人類生活和工作的功能空間,同時影響著人類的思維和情感。意大利著名作家伊塔洛•卡爾維諾的小說《看不見的城市》揭示了城市的結構如何改變個人的行為和人類的心靈,他說:構成一個城市,“是她的空間量度以及與歷史時間之間的聯系。城市就像一塊海綿,吸汲著這些不斷涌流的記憶的潮水,并且隨之膨脹著。”

古羅馬建筑師有這樣的說法:評判一座建筑的重要性,主要看它的形式和在城里的位置。例如各種神廟與形式多樣的教堂就是西方歷史城市中的重要建筑。張錦秋先生的作品除了具備這兩個因素外,還具有強烈的文化感召力。這些作品對于西安,如同一把萬能的鑰匙,激活復蘇了西安沉寂千年的歷史記憶,又像一根神奇的魔杖,重新點燃了西安市民熱愛家鄉城市的激情。

在西安,當人們徜徉在風光旖旎的曲江池畔和巍峨肅穆的大雁塔旁,無不陶醉在周邊精美的建筑群與名勝古跡和諧共生所帶來的愉悅中,自然而然地增加了對西安的熱愛和眷戀。

由于這個原因,如今在西安,只要一提起張錦秋,完全可以用“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來形容其知名度。祖輩幾代長居西安,我完全理解西安人對她的崇敬、喜愛和感激的心情是多么真摯。一位中央領導也不無羨慕地說:“西安有個張錦秋!”

張錦秋先生為西安樹立了一系列的標志性建筑,為西安城市規劃和建筑設計的系列原則和方法出謀劃策,為西安名城保護和特色彰顯發揮了引領作用,為中國建筑現代化作了有益的探索,為中國建筑文化復興做出了卓越貢獻。她工作、生活在西安,把美麗人生和杰出作品都呈獻給了西安。她在各種場合經常這樣說,她要感謝西安,感謝西安人民,是西安給了她的創作靈感和實踐機會。

正是與西安和西安人民五十多年的感情互動以及文化互動,成就了大師作品中深刻的文化理念和強烈的藝術追求,也幫助西安盡快實現“重振漢唐雄風、再建國際都市”的希望和夢想,為古都增添新的榮耀與輝煌。

傳承文化,為百姓尋唐

張錦秋先生對西安的貢獻,不能不從西安的歷史說起。了解一點西安的歷史,就能理解西安對中國文化生成演進的重要作用,也能理解西安人普遍存在的難以釋懷的濃郁歷史情結。了解了這些,就能體悟張錦秋先生對西安當今和未來的意義。

如果你是西安人,那你再熟悉不過;如果你來過西安,這些地方你一定聽過:陜西歷史博物館、阿倍仲麻呂紀念碑、大唐芙蓉園、鐘鼓樓廣場、唐華賓館、唐歌舞餐廳、唐藝術陳列館、陜西省圖書館、大明宮丹鳳門、長安塔……它們無一例外都是建筑大師張錦秋先生的作品,她與西安這座古城已經融為一體。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西安的兩大工程成為“造福后代”的壯舉:一是全面整修古城墻,二是引黑河水進城。與此同時,由張錦秋先生主創的青龍寺空海紀念碑院、大雁塔景區“三唐工程”和陜西歷史博物館相繼竣工,引起國內外普遍關注。

當時誰都沒有想到,這三項具有顯著“唐風”色彩的工程會成為后來西安“重振漢唐雄風”的標志和底氣,并成為落實中央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條得力注腳。

張錦秋先生的這些后來被稱為“新唐風”的系列建筑獨得西安人青睞,其緣由在于西安人有極濃郁的歷史情結和極強烈的文化追求。

西安人的歷史情結有兩個特點:一是對這座城市歷史曾經有過的輝煌十分自豪;二是為這座城市后來的凋零感到十分郁悶。這兩個特點疊加在一起,就會變成一種強烈的奮發圖變的情懷。

這種情結和追求,當然源于西安是座享譽世界的歷史文化名城,她有其獨特的城市發源、發展經歷,有獨特的文化歷史。中國有許多歷史都城,每一個歷史都城都可以代表一段中國歷史。西安,代表西周、秦、西漢、隋、唐這幾個中國封建社會處于上升進取時期的歷史,前后約一千二百年,無疑是中國歷史都城中的翹楚。唐代文化從根本上定型了西安。今日西安地面、地下唐代文物遺存最豐,唐文化影響也最大,在一定意義上,稱西安為“唐城”亦不為過。在國外城市中,華人聚集的地方被稱為“CHINATOWN”,但華人還是喜歡譯為“唐人街”,因為中國歷史上的唐朝至今為國人引以為驕傲。

唐朝無疑是中國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都城長安城規模宏大,七倍于現存的西安城墻圈內的面積,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人口超過100萬的特大城市。巍峨壯麗的建筑、雄渾齊整的布局、博采兼容的氣度,加上唐王朝無比強盛的國力,孕育出豐富精湛典雅的文化,涌現出無數飄逸俊秀的人物,名副其實地成為萬國仰慕的國際大都會。盛唐文化的出現標志著以中國文明智慧為代表的東方文明在當時世界各類文明中處于領先地位。這當然是西安文化史上最壯觀的一頁。

唐文化是一種高容量、高能量的文化,盡管已相隔了千余年,今天國人談論起來仍有一種烈焰灼人的感覺。這種感覺類似西方人談論起古希臘古羅馬文化時不由自主就流露出崇敬、神往的心情。

著名藝術教育家陳師曾先生說過一句很值得尋味的話:“傳統,傳統,不‘傳’無以‘統’之,不‘統’無以‘傳’之。”西安政治文化地位的失落,造成西安文化在“傳統”上產生理想與現實的巨大心理矛盾:該“統”什么,該“傳”什么,已經失去目標,失去動力。而且,對當地的社會心理和社會意識也帶來重大影響。這就是近千年來始終困惑西安的那種剪不斷、割不舍、擺不脫的所謂“歷史情結”。

現在盛唐遠去,然而一個城市的歷史記憶不會輕易被抹去,希圖“重振漢唐雄風”一直是西安人的夢想,一個城市的歷史記憶不可能自動“跳”出來,它必須借助一些遺址或符號才能顯現。我曾在現場眼見張錦秋先生在一次央視訪談節目中手繪了從大雁塔、城墻、城樓、鐘樓到大明宮含元殿那條美麗的天際線,正好是西安古老的城市記憶。回頭再看她在西安的系列建筑,會發現她完美地將優秀傳統與現代精神相結合,并且為它們賦予了新的意義,成為呼喚城市歷史記憶的新符號,為重振西安文化精神注入了“滿滿的正能量”。在陜西歷史博物館、大雁塔南廣場、大唐芙蓉園、大明宮丹鳳門、臨潼華清城以及大唐西市等等這些建筑面前,人們直接感受的是“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那種恢弘大氣,仿佛“夢回大唐”,誰能不為之自豪?而且,這些建筑只能出現在西安,也只有西安才能賦予這些作品以偉大的意義。因為,只有西安才是名副其實的“唐城”。

文化復興,為西安鑄魂

一首膾炙人口的軍歌中有這樣幾句歌詞:“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張錦秋先生作品的創作力量,應當就是來自這樣的“大地”和“希望”。

改革開放和西部大開發,西安才重獲天時地利人和,得逢“舊貌換新顏”之大好際遇。三十多年來,西安迎來了自唐以降歷史最好的時期,城市面貌日新月異,人民生活不斷改善,社會心理與時俱進。張錦秋先生的建筑創作也迎來了果實累累的鼎盛時期,實現了與西安發展的同步與互動。這也使張錦秋先生具備不同于其他建筑師的機遇和優勢,她的創作得到了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陽光,綻放出鮮艷奪目的花朵,取得了驕人的成果,令西安和西安人一掃頹窘,揚眉吐氣。

因為改革開放伊始,中日恢復邦交,日本與西安的第一個合作項目就是青龍寺空海紀念碑院的興建。正是這個項目,給了張錦秋先生思考“新唐風建筑”的初次嘗試。接著,西安又與日本合作興建“三唐工程”,她主持設計了的唐華賓館、唐歌舞餐廳和唐代藝術博物館。特別是“三唐工程”這一組建筑匠心獨運,巧奪天工,充分表現中國經典的空間關系理念和園林山水布局,通過眾星捧月、奔趨呼應的建筑和意境豐富、韻味飽滿的庭園,映襯、烘托恢弘雄偉的古塔,形神兼備、剛柔相濟,與大雁塔周邊文化歷史環境渾然一體并錦上添花。

隨著全國經濟形勢的好轉,作為實現周恩來總理遺愿的陜西歷史博物館的項目提到了國家計劃委員會的議事日程,被列為國家“七五”計劃中的重點工程。張錦秋先生不負眾望,帶領她的創作團隊出色地完成了這座象征“陜西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宏偉建筑,成為古都西安的新地標。這是我國興建的第一座現代化大型國家級博物館,具有濃郁的民族傳統、地方特色和鮮明的時代精神。陜西歷史博物館被評為“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

1984年國務院批復了西安第二版城市總體規劃,明確提出西安在今后的建設中“要保持古城風貌”。西安市領導提出“保護古都風貌要保護古建筑,突出古建筑”,及時制定頒布了古建周邊限高等地方法規。但符合西安古都風貌的新建筑究竟應是什么樣子,正是在這個時刻,張錦秋先生主持設計的“三唐工程”和陜西歷史博物館讓全市人民耳目一新、精神振奮,這些建筑的杰出貢獻在于為西安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指出了方向,成為典范。

進入2000年后,時代在進步,西安在發展,對歷史文化名城進行系統保護和特色彰顯。這也使張錦秋先生的建筑理念和建筑實踐得以在更加廣闊的舞臺上展現發揮。她一步一個腳印,每一個腳印都是那么踏實有力,從曲江大唐芙蓉園、大明宮丹鳳門遺址博物館、大唐西市,到世園會長安塔、臨潼華清宮廣場,她主持設計的每一項建筑,都為西安的發展增光添彩,帶來新的輝煌與榮耀。

美國著名學者劉易斯·芒福德說過:“建筑是永恒的文化舞臺。”許多建筑需要經過歲月河流的沖刷才能成為歷史性建筑,但有的建筑一誕生,就是歷史性建筑。這自然是由于這樣的建筑承載著歷史的重托,開辟了歷史的新篇章。張錦秋先生“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她的作品已經成為歷史經典。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西安的變化自然會引起國人的關注。近幾年,西安的新形象頻頻在央視春晚和各項慶祝活動中出現。備受矚目的2016年央視春晚,西安和泉州成為兩大分會場,同年央視中秋晚會,西安成為唯一主會場,地點就在張錦秋先生設計的大唐芙蓉園,讓全國人民“天涯共此時”,沉浸在仙樂與美景完美結合的藝術享受之中。這個場景無疑會讓國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和諧建筑,助力西安走向世界

西安的崛起,吸引了國內各大城市的目光,也開始吸引世界的目光,給大家帶來不斷的驚喜。如今的西安,一掃千年頹勢,煥發勃勃生機,古代文明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老城區與新城區各展風采,人文資源與自然資源相互依托,山川秀美,古風濃郁,遠景恢弘。當許多城市建設陷入“千城一面”怪圈時,西安以嶄新的形象、以鮮明的特色重新崛起于中國城市之林。

當西安南部大雁塔、曲江池周邊面貌一新之后,在西安北部也因大明宮遺址公園的建設而變得生動。公園最醒目的標志建筑正是張錦秋先生設計的丹鳳門遺址博物館。在西安的西部,出現了與著名唐塔——薦福寺小雁塔相呼應、以“天圓地方”取意造型的西安博物院和彰顯“古絲綢之路”商旅文化的大唐西市,整體規劃和建筑設計均出自張錦秋先生之手。在西安的東部,以治理、修復“八水繞長安”之浐河灞河流域生態為宗旨的城市新區——浐灞生態區建設正有條不紊地順利推進。2011年,西安市在這里承辦了以“天人長安,創意自然,城市與自然和諧共生”為主題的世界園藝博覽會。張錦秋先生精心設計的“長安塔”就矗立在園子的最高處。

“長安塔”不僅是園子里最大的亮點,更是東北城郊最大的亮點。我曾乘坐直升飛機從空中俯瞰園景:最美麗的是園中的水景,最壯觀的自然是長安塔。它儼然是全園的核心,全園的靈魂,像是樂隊的總指揮,統攝著整個園子的韻律和脈動;同時,它又是全園的標志,雄渾大氣,升華了西安作為“華夏故都、山水新城”的理念。沒有長安塔,整個園子的建筑便顯得零散無主。長安塔的造型承古開新,雄渾大器,簡樸高雅,得到各方一致好評。

黑格爾評述藝術形象時喜歡用“這一個”的特定概念,以示與眾不同。長安塔就是典型的“這一個”:它的造型、尺度、材質和工藝制作,只屬于這里;其他現存的古塔,如果移位擺放在這里,都會變得不倫不類。

從文化解讀的角度,我這里還想說一點,長安塔將給這里帶來長久的安祥。塔這種佛教特有的建筑傳入中國兩千年,一是造型中國化了,二是內涵也多樣化了。除了舍利塔、藏經塔及各種紀念塔,中國民間更看重的是風水塔,保一方平安。長安塔地處涇渭浐灞四水交匯之地,立寶塔鎮水,符合中國社會傳統心理。這也是張錦秋先生為祝福西安美好遠景的一份厚禮。記得魯迅說過: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張錦秋先生充滿濃郁中國古典特色的建筑,正幫助西安走向世界。這些建筑與古老長安的歷史和文化血脈相連,又充滿自信地容納了現代,創造出不朽的繁華。

文學理論中有一個觀點:風格就是人。許多人對張錦秋先生的作品稱之為“新唐風”。這個提法最早出自吳良鏞院士為張錦秋先生《從傳統走向未來》一書撰寫的序言。據我所知,張錦秋先生并未刻意求之,她更認同和倡導、秉持“和諧建筑”的理念,強調建筑與城市和諧、建筑與自然和諧、建筑與人和諧以及建筑與建筑之間的和諧,等等。

在仔細閱讀了有關研究評論資料后,我贊同張錦秋先生的結論:她的建筑藝術風格是“和諧建筑”。無論從她設計的黃帝陵祭祀大殿到延安革命紀念館,還是陜西省圖書館、美術館和群賢莊住宅小區,顯然不能用“新唐風”來概括。同時我也贊成“新唐風”的說法,但正確的表述應當是這樣子:張錦秋先生“和諧建筑”中有一部分是“新唐風”。但無論是“和諧建筑”還是“新唐風”,都是與實際相結合、與時代共進取的具有開拓創新的設計理念,用時下通俗的話講,就是“接地氣”。

城墻守護人,打造城墻和諧未來

張錦秋先生相信,做一名建筑師,要熟悉并尊重一個地方的歷史和文化。西安是絲綢之路的起點,是中華民族的精神故鄉,至今保存著偉大的遺址、完整的城墻、重要的古跡,而同時它也是西部重鎮,是我國現代化建設中西部大開發的中心城市,現代化建設正在迅猛發展。可以說這片古今交融、新舊相輝的熱土,成為了她進行建筑創作的廣闊背景,而“和諧建筑”的理念就由此而萌生。

作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精神標示之一,西安城墻是中華民族歷代經略中原和西北的精神與物質載體、永久的文化記憶。張錦秋先生一直關注著西安城墻的文保工作,見證了城墻三十年保護歷程,她曾參與城墻箭樓復建,多次為南門城墻綜合治理工程出謀劃策。在西安城墻·南門歷史文化景區全新亮相后,張錦秋連連稱贊南門巨變:“南門工程讓歷史遺產保護和現代城市建設有機結合,實現保護與發展和諧共生,賦予古城以新的生命力。看到古城保護、箭樓復修、城河整修得如此正好,我的精神為之一振!”

如今,在西安打造具有歷史文化特色的國際性現代化大城市的進程中,西安城墻也在向世界級精品旅游景區這一目標全速奔跑,如何讓西安城墻在保護中得到更好發展,西安城墻歷史文化研究會名譽會長張錦秋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說過:西安城墻保留得非常完整,西安北城墻應該是經過時間長河之后我們能觸摸到的最原初的陜西歷史文脈。在保護好這些珍貴遺產的基礎上,也要賦予她新的生命,在大力保護的前提下,與現代文明和諧統一。保護西安城墻,最重要的是保護歷史遺存的真實性和綜合性,真實性就是保持她最初作為防御工程的原有面貌,但可以在新時代下拓展它的綜合性,比如西安城墻上每年都會有燈展、馬拉松比賽,我們要賦予歷史遺存新的生命力,而不是改造。

現如今,西安城墻周邊保留著很多與傳統建筑空間和諧統一的建筑群落,順城巷里的古風店鋪、書香滿溢的書院門、市民百態的環城公園,西安城墻與周邊建筑共同組成的“群落”相輔而行、互增意趣,其實也是符合張錦秋先生“和諧建筑”的理念。

每座古城都有獨特的韻味兒,西安就以十三朝古都的歷史記憶成為很多人心中最想一睹風采的勝地,而西安城墻則是西安一張亮眼的名片。面對現代都市文明的沖擊,西安城墻這座我國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城垣建筑,正在走出一條在保護與利用中傳承中華文明的涅槃之路。

氣逾霄漢的城墻、雕梁畫棟的城樓、波光瀲滟的護城河構成了嚴密的防御體系,西安城墻因“守護”而生,也將因“守護”煥發新生。張錦秋先生的“和諧建筑”是守護城墻強大的理念支撐,而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是守護城墻的一分子。

墻是磚瓦,不會說話,卻有臺詞,那些為城墻撰寫命運劇本的,該是有著怎樣格局和胸懷的人,才讓西安城墻在歷史的風云變幻中,奇跡般地走到了現在?于是后來每一個到過西安城墻的人,都會被它的歷史價值、文化價值、美學價值、科學價值驚艷而發出喟嘆。同時,以西安城墻為核心延伸而出的城河、城門以及這座四方城中心的鐘鼓樓,都在保護與利用中讓這座城市的歷史文脈得以延續。

所以,西安城墻,不僅是一種文化存在,更是西安的精神象征,在一代代守護人的保護下,像一塊方方正正的實體大印,矗立在中國國土上,提醒我們,什么是真正的不朽。

以上信息由CCRRN文徑網絡設計整理

原標題:城墻守護人之張錦秋——長安尋夢、文藝復興與和諧建筑

本文來源:中國古城墻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劉紅娟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