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一位終生耕耘在古都西安守護著城墻的規劃大師韓驥

閱讀 325 次 一位終生耕耘在古都西安守護著城墻的規劃大師韓驥

摘要:韓驥,西安城墻保護基金會名譽理事長,原西安市規劃局局長、西安市規劃委員會總規劃師、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常務理事、建設部城鄉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全國歷史名城專家委員會委員等。在從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的四十余年里,他主持了西安市總體規劃編制,參與了蘇州、蘭州、延安等城市的規劃編制工作。他作品曾多次榮獲國家優秀設計獎,在我國建筑界和規劃設計領域享有盛譽。...

一位終生耕耘在古都西安守護城墻規劃師韓驥


韓驥,西安城墻保護基金會名譽理事長,原西安市規劃局局長、西安市規劃委員會總規劃師、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常務理事、建設部城鄉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全國歷史名城專家委員會委員等。在從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的四十余年里,他主持了西安市總體規劃編制,參與了蘇州、蘭州、延安等城市的規劃編制工作。他作品曾多次榮獲國家優秀設計獎,在我國建筑界和規劃設計領域享有盛譽。

張錦秋大師在建筑領域的輝煌成就,有目共睹,但對于張大師身邊相濡以沫的丈夫韓驥先生在城市規劃上的重要建樹,普通市民知道的人卻很少。至于他的“規劃之道”,了解的人則更少。也可能由于這個緣故,當韓驥先生陪同張大師出席一些重要活動時,往往只被介紹是張大師的“先生”,但他生性豁達,對此毫不介意,往往會微笑著說:“這不是假的。”那些人不知道,他們二人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中,各領風騷,均為翹楚,都是“站在奧林帕斯山上的宙斯”。

韓驥先生有濃厚的專業背景和極強的專業才干,他好讀書,勤思考,數十年如一日研究、策劃西安城市規劃中的全局和重點項目,出色地解決了歷次規劃修編和重點項目建設上的一個又一個難題,堪稱“智多星”。他知識淵博,思路敏捷,又風趣幽默,易于共事,屬于古人推崇的那種有“才、情、趣”的文人。

韓驥先生認為:城市規劃是一個歷史范疇。我們觀察城市的視角和感受城市的方法有多種,如果將這些視角和感受方法用于城市的過去、現在和將來,那就是城市規劃的真諦。城市規劃的實施也是團結協作的結果,要靠建筑、市政、園林、環境等專業共同完成。

2005年,他主導修編了西安第四版城市總體規劃,在城市形制上提出了“九宮格局”的圖式。一位終生在古都西安耕耘的規劃師,當他從熱血青年到將至老朽時,他會告訴你,八百里秦川絕非一張白紙,那是一張歷時三千年的曠世之作。秦山渭水、名都大邑、塬陵寺觀、星羅棋布、美不勝收,需要我們小心翼翼地拿著筆畫好自己的那幾劃,既不要壞了祖先的章法,又得給后人留有余地。須知,這幅畫卷是要我們世世代代去接力完成的壯舉啊!

與韓驥先生相識三十余年,深感有必要梳理一下先生“從熱血青年到將至老朽”這段時間關于西安規劃的系列理念和思想,把他的“規劃之道”提供給今天和后世西安的守護者參考,以“接力完成”西安這座歷史文化古都保護與建設的“壯舉”。他的“道行”很高、很深,不看不知“道”。

風水長安——生態建設的山水文化

規劃學是一門科學,是研究和合理安排城市功能空間布局的科學。在西安做規劃,首先要全面了解和正確認識西安的自然環境和歷史沿革。

韓驥先生在清華大學求學期間,先后師從中國建筑學泰斗梁思成先生和他的大弟子、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學院“雙院士”吳良鏞先生,不但嫻熟國外國內現代規劃思想和理論,對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古代中國規劃思想和理論學習、理解的造詣也很深。要理解、讀懂古人對西安城市的規劃思想,離不開“風水”、“八卦”這些概念范疇。韓驥先生認為古人這些理論披著“玄學外衣”,卻有著“科學內涵”。他善于從中提煉出符合自然歷史地理規律和現代城市結構布局理論的科學規劃理念,一來廓清了西安十三朝古都的建都之謎,二來順應了中國和西安傳統的社會文化心理,便于接受、貫徹國家制定的科學的城市總體規劃;三來保證了西安城市規劃、建設獨有的城市特色,避免了“千城一面”的弊端。

韓驥先生撰寫《風水長安》一文,明確指出:周、秦、漢、唐各朝代都極為講究“風水”,都城的選址就是當時古人認識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杰作。何謂“風水”?他點明:這是一種具有“玄學外衣、科學內涵”的實用知識。

古人是如何看待西安的“風水”呢?首先是西安南依秦嶺。古人稱關中為“天下之脊,中原之龍首”,其突出的地理標志就是橫亙中國中西部的秦嶺。秦嶺東西延綿千里,南北縱深五百里,峰巒迭起、姿態雄偉。秦嶺山脈來自昆侖山脈中干的東向延伸,昆侖山的“元氣”由秦嶺帶到關中,向北擴散,遇渭水而聚,形成渭水與南山之間廣闊的藏風“明堂”,必然成為古人建都的首選之地。

其次是西安“八水環繞”。西安河流密布,境內有發源于秦嶺山脈號稱“七十二峪”的多條河流灌溉田園、潤澤大地。站在秦嶺之巔,向北眺望,在一望無際的渭河西安平原上,分布著樂游塬、龍首塬、少陵塬等臺塬地貌,與涇、渭、灞、浐等河流相互襯托,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地理人文景觀。

再次是西安平原廣袤。西安所處的關中平原,川道開闊、陸地廣袤、平坦如海,古稱“陸海”;這里沃野千里、土肥水美、物產富饒、古稱“天府”。在《尚書·禹貢》對全國九州土地物產資源所作的評估中,唯有關中所在的雍州,得到“其土黃壤、田上上”的評定。西安地表的黃土土層深厚,易于耕作,具有“自肥”功效,原始土層結構緊密,直立不倒,是制作土坯、磚瓦等建材取用不竭的天然原料,無愧為“九州膏腴”。

古人斷定:“關中形勝,自古建都極選地也。”當韓驥先生在文章中一一道來的時候,我們都會為之動容、為之自豪、為之奮起而熱愛、呵護、建設自己的美好家園。明白了“風水”之理,我們就會知道,西安的城市規劃,首先要保護好西安的山水環境,營造良好的自然生態。

韓驥先生作為城市規劃大師,還從都城選址和建設格局上為我們講述古人的智慧和妙思。他認為“高峰還在隋唐長安城”,不但規模巨大,而且規劃嚴正,分區明確,山水交融,“充分體現我國古代山、水、城一體化營建的優良傳統,反映出統一而強盛的帝國的恢弘氣度,是中國城市建設史上的偉觀。”

大家會發現,以唐長安城為原點,周、秦、漢都城是逐步靠攏的趨勢。所以,隋唐長安的城址是經歷1700年演進而選擇的“風水寶地”。從唐以后,雖然長安城多次易名,亂世則縮小,盛世則擴大,但城址原點再也沒有變遷過,時至今日又過了1400余年,仍然保持著城市的精、氣、神,依然能夠煥發青春、重現輝煌。

經過上述分析,韓驥先生對歷史古都的保護和現代新城的建設提出了重要的理念和指導性意見。其要點是重視保護西安的“風水”和城市的“地靈”,包括顯示“山、水、城、宮、苑、寺、市、坊”等要素的宏偉布局,恢復“八水繞長安”的河、渠、池、沼體系,大到用地布局,小到景觀配置,都應突出和保護西安特色。要通過規劃、建設、園林一體化,體現中國傳統的山水城一體化的理念。他指出,我們要把凱文·林奇關于城市形象“五大要素”與中國傳統“地理五要”結合起來,兼收并蓄、靈活運用,讓具有生態美、綜合美的西安城市風貌特色更加濃郁和豐富多彩。

在西安的實際工作中,許多重大項目的規劃定點都體現了韓驥先生的這些理念,例如西安鐵路客運北客站的選址,“歐亞論壇”永久會址的定點,“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西安絲路國際會議中心”、“西安絲路國際會展中心”和第十四屆全國體育運動會的“西安奧林匹克體育中心”(簡稱“三中心”)地址的選定,韓驥先生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九宮格局——城市形態的中國模式

2004年,西安啟動第四輪城市總體規劃修編,2008年5月,國務院正式批復實施。在這一輪總體規劃中,引人矚目的是,“九宮格局”被正式確定為西安城市格局的發展模式。“九宮格局”的提出,正是韓驥先生為新世紀西安城市規劃做出的貢獻,也是他規劃思想的一次飛躍。

先生說,“有史以來,每一個偉大民族的首都,都有著自己民族所特有的城鄉聚落的圖式。棋盤式的雅典,輪輻式的羅馬,枝狀伸展的巴黎,中心放射的華盛頓,哪個不是燦爛奪目、光照世界,各領風騷數百年?”他筆鋒一轉:“有著五千年悠久文化的華夏民族,也有著自己一脈相承的首都城鄉聚落圖式。它形象簡潔,但內涵極為豐富,在漫長的歷史演變中與時俱進,但又萬變不離其宗。這個圖式的名字叫做九宮格局。”

《周禮·冬宮考工記》記載:“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涂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9]。”這里的“國”指都城,“營國”即營建都城。這段話文字簡短,卻包含了完整的都城形制、規模:總面積九里見方,四面各三共十二座城門;城中道路九縱九橫,道路寬度可并行九輛馬車;以宮室為中心,左為宗廟建筑,右為社稷祭壇,前為朝,后為市。這套“九宮格”的都城布局形式對后世影響極為深遠。

這樣看來,我國從周朝開始,城鄉規劃就十分有章法:城內是“九宮格局”的空間結構,功能完備;城外是“九宮格局”的井田劃分,權利分明。城鄉道路貫通協調,“經涂九軌,環涂七軌,野涂五軌”,等級嚴明。

先生以現代規劃大師的敏銳眼光讀出中國傳統“九宮格局”思想中的三個鮮明特點:一是城市規劃中的軸線結構,二是它的經緯格網和道路系統,三是它模數制的規劃方法。這三個特點加上象征主義,就是貫穿三千年的我國封建社會都城設計的典型結構形式和傳統的設計技巧。

因此,在進入新世紀之初,當西安著手進行2005-2020年城市總體規劃修編時,韓驥先生提出用“九宮格局”的發展模式來規劃、設計21世紀大都會西安的城市布局。他是這樣描述的:古城中央,軸向伸張;九宮格局,虛實相當;初期發展,東西南向;古城保護,控制未央;近期發展,南北延長;高新、經濟,曲江、路港,功能整合,各具所長;衛星棋布,米字方向;戶縣、周至,藍田、閻良、韋區、高陵、臨潼、咸陽,放眼關中,集群帶狀;九城之都,大市泱泱。

“九宮格局”是對半個多世紀以來西安現代化建設所形成的城市圖式的高度概括,是對跨世紀城市發展方針的具體描述,是新世紀現代西安大都會發展模式的最優選擇,也是對3100多年來西安古都建設文脈的合理繼承和發展。

美國著名城市規劃和城市設計家E·D·培根曾經用許多設計圖形展示了城市外拓外展和內視介入的不同變化,表達了這樣一個理念:“一個好的城市格局就應該是以最簡單的劃分,適應最復雜的變化。”“九宮格局”的魅力就在于此。

長安龍脈——城市結構的長安傳統

當城市由單一中心變為多中心時,沿著城市主軸線定向帶狀發展是最佳的開發形式。如果我們把城市建設理解為市場的培育,那么開發形式的選擇就如同建設過河的橋梁一樣重要。

韓驥先生祖籍北京,生長于茲,就學于茲,對北京歷史規劃和現代規劃嫻熟于心。他曾指出:明清北京城是一座典型的封建王朝都城,是在繼承歷代都城建設經驗的基礎上創建出來的。北京古城的中軸線充滿了禮儀規范,南起永定門,正南方向穿越紫禁城及景山最高點,止于清初重建的鐘鼓樓,全長八公里。這條中軸線是北京的皇家龍脈,是有計劃、有高度思想性和藝術性的規劃,其總體完整性是世界都市規劃的卓越成就。

韓驥先生的《九宮格局》一文中提到,中國傳統城市規劃非常強調“城市軸線”的作用。從周、秦、漢、唐到明、清,歷代王朝在西安建都設府,莫不如此。特別是縱貫南北的中軸線,被視為城市的命脈,對都城而言則被稱為“龍脈”,在城市布局中起著特殊的作用。中軸線又稱“子午線”,子午為天地,即乾坤,“坎離輔乾坤”,南北軸線為主,東西軸線為輔,因此“十字街”就成中國古城最基本的軸線系統。

他指出:“長安龍脈”是一條偉大的軸線,且不說它在時間和空間的涵蓋上超過北京、巴黎、京都和費城,就其特色而言,它南北通暢、山水相連、文物古跡豐富、又串連多種現代功能,尤其有利的是沿途大部分屬于未開發的處女地,可以畫出最新最美的畫圖。

為此,韓驥先生建議:要十分重視對“長安龍脈”的規劃設計,“既要有宏觀布局的考慮,又應有局部建設的設計,還得建立相應的法規。”他提出;“長安龍脈”應該集交通軸、功能軸、歷史文化軸與城市景觀軸等四位一體,成為西安總體布局和城市發展的“脊柱”,全線貫串經濟技術開發區、省市行政區、商業貿易區、高新技術開發區和中央商務區(CBD)等五大功能區,成為西安城市的神經中樞。它維系著漢城遺址、唐大明宮遺址、環城公園、曲江風景區四大歷史文化古跡,是連接傳統與現代的紐帶。它將建成立體交通干線,成為現代西安形象的集中體現。

在韓驥先生此文發表以前,久居西安的人從未用這樣的眼光和視角觀察過西安,經他這一點出,令大家突然覺得西安原來這么有底蘊、如此有顏值,一種熱愛家鄉的情感油然而生,真是有“醍醐灌頂”、“茅塞頓開”之效。更要緊的是,這篇文章讓大家知道:一個城市的規劃原來這么重要!也正是這篇文章的發表,奠定了現代西安城市發展以南北軸向為主導的理論基礎,賦予歷史文化軸以新的生命力,在現代化進程中成為城市的發展軸。

西安后來的發展,一一實現和驗證了韓驥先生的設想:一是新落成的西安市行政中心位于“長安龍脈”的北端張家堡廣場的兩側,左右相稱,對景并峙;二是西安地鐵二號線貫穿南北,并在這條龍脈的北大街口與地鐵一號線軸線相交形成“十字支撐”;三是這條龍脈通過電視塔向長安區和終南山延伸,途經著名風景區“曲江新區”和“常寧新區”;四是新建成的“漢城遺址公園”和“唐大明宮遺址公園”開放迎客;五是經濟技術開發區樓群聳立,東西守望在這條龍脈兩側。城市的建設和發展當然受經濟基礎和實際需要的推動,但當初如果沒有正確的理念做先導,這一切是不可想象的。可以想象的只有雜亂無章。

古城保護——名城保護的古都情懷

世界越是進步、越是現代化,人們越是撫今追昔,對古代文明碩果僅存的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就越加重視。因此,作為這些歷史名城的現代建設者和管理者,有責任為人類社會保護好這些歷史遺產,把她留傳給子孫后代。

在當代中國,梁思成先生力主保護北京古城的思想和行動可歌可泣。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在首都北京社會主義建設高潮中,關于北京城墻的存廢問題上,領導層和建筑界展開了一場空前的大爭論,時任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系主任的梁思成先生獨排眾議,力主保存城墻,并提出了一整套保護北京古都風貌的規劃思想。

梁先生的學生韓驥在七十年代初來到了西安。他是梁先生古城保護思想的傳人,通過自己畢生的工作不懈宣傳解說并努力實踐梁先生這些重要思想。因為,西安就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中碩果僅存的幾個城市之一,而且是代表城市之一。

韓驥先生一直致力于古城保護的理論研究和保護措施的制定,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談保護古城風貌》中,他寫道:“保護古城風貌,是當代歷史文化名城保護運動中的一種先進的學術思想,同時也是衡量一座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水平的檢驗標準”。“是在城市現代化進程中,為了保持古城的歷史價值,在實踐中找到的一條道路,是經歷許多成功和失敗而取得的寶貴經驗。七十年代以來,世界上越來越多的歷史古城采納了這一學術思想并用于實踐,取得了顯著成果。”

有幸的是,1983年國務院在對北京和西安城市總體規劃的批復中,終于明確要求“在保護古城風貌的基礎上進行城市現代化建設”。這是一個很高的標準,對于我國學術界和市政管理部門也是一個新的課題。

而所謂“古城風貌”就是歷史古城的風采、容貌或面貌、格調,是在特定的自然地理條件影響下和人文歷史發展的孕育下逐漸形成的,凝聚著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總和,體現了歷史古城的城市文明。由于各個城市的自然條件和歷史發展過程各異,從而形成了城市之間不同的風貌特色和個性與格調。他指出:具有視覺形象特征的建筑文化直接反映古城的風貌,并對城市面貌帶來深刻而悠久的影響;城市的民俗鄉風、文學藝術、音樂戲劇、傳統工藝、風味特產、名人軼事乃至待人接物、文明禮貌等等也是古城風貌的體現。這些特色越突出,城市的個性就越突出,引人入勝的魅力就越突出。

經過認真思考和研究,韓驥先生提出保持歷史風貌要從以下六個方面入手:一是要有一個明確而一貫的指導思想;二是要選好典型的層次和側面;三是要堅持保護與利用并重的方針;四是要制定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五是要有嚴格的立法管理;六是要作為地方政府的一項重要職責。

他是古城規劃師,更是城墻守護人

正是由于韓驥先生和其他有識之士的不斷宣傳和呼吁,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西安歷屆政府開始高度重視城市規劃,同時加強了古城風貌的保護工作。

保護西安古城的歷史風貌,保護西安城墻是重中之重。特別要指出的是,經過歷屆政府和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西安古城墻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因而古城西安的固有骨架也得以留存,這為之后古城整體保護打下了基礎。韓驥先生說:在保護規劃的編制和決策實施過程中,梁思成先生的精辟論述被不斷引述和采納,這也是用行動告誡世人:“在城墻廢存的選擇上,有著遺恨千古和萬世流芳兩種結局。

1980年,韓驥提出了“環城工程”的方案,得到了時任陜西省委第一書記馬文瑞的首肯。這個“四位一體的環城公園”的思路,是將城墻、城河、環城路、環城綠地協調統一,把環城綠地、城墻和城河變成一個公園,城外再修一條環城路,使交通、人居環境與城墻保護得以兼顧,從而科學有效地解決了城市發展中的城墻保護問題。

2002年,他通過自己多年的出國考察經歷和學習研究,寫出了《從世界五大都看西安古都保護與發展》的長文。在文章中,韓驥先生首先詳細介紹了雅典、羅馬、開羅、伊斯坦布爾和耶路撒冷這五大古都保護與發展的概況,然后總結出他們五大共同特點。他指出:這五個方面的基礎是“古都”的規劃、建設、管理的指導思想。一是五大古都擁有規模宏大、水平最高、風采誘人的世界文化遺產。二是五大古都擁有內涵豐富、特色濃郁、成街成片的歷史街區。三是五大古都具有傳統文脈和現代功能相結合的城市規劃布局。四是五大古都擁有一批不同歷史時代的標志性建筑。五是五大古都認真保護環境,保持歷史環境風貌,強化城市環境特色。

而在他看來,西安城墻毋庸置疑是西安這座千年古都最大的標志性古建筑,也是世界上迄今保存最為完好、規模最大、歷史價值最高、建筑最為宏偉的古城堡建筑。西安城墻集中展示了中華民族在政治、軍事、建筑、科技、文化等方面的杰出成就,也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當之無愧的中華民族的文明瑰寶。

西安是一座十三朝古都,西安城墻曾經是國家首善之都的城墻,在一定意義上,西安城墻就是一部立體的中國歷史教科書。在漫長的歲月中,國內一些城市原本和西安城墻同樣具有歷史文物價值的古城墻,不幸因種種原因被拆除,這樣,西安城墻就更為珍貴、更具價值。

“1700年歷史,跨越了好多時代,作為一個城市的象征,一個民族的標志,應該加以保護,而且是必須保護的。這當中不僅包括民族情感,還包括每個西安市民的個人情感。”接受《三聯生活周刊》采訪時,韓驥這樣描述自己對于守護西安城墻的堅定內心。

現在,西安城墻完整地保存下來,它的圖形銘刻在西安的市徽上,成為古都的象征,更成為向世界展示中國成就和中國文化的一張名片。如今的環城公園也成為市民休閑娛樂的好去處,這都成為韓驥先生心中頗為慰藉之事。

此外,對比國外古跡保護的案例,韓驥先生對保護西安城墻還提出諸多建議:比如舉辦相關西安城墻的國際高端論壇;邀請世界級的著名專家學者對西安城墻進行全方位的考察、研討論證;加強關于西安城墻的國際交流,同時在出訪宣傳中,不斷提升西安城墻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

直到今天,他已進入耄耋之年。但在身體狀況允許的情況下,他還是應邀出席一些省市重要項目的規劃研討、論證會,積極為西安和陜西的發展獻計獻策。

在一次會議上,韓先生提議:研究大西安,也可以朝著“九宮格局”的基本思路走。他認為,西安是“九宮格局”的發源地,“九宮格局”是西安的特色,也是代表作。這是符合西安作為中國歷史古都身份的選擇,是發揚我國城市規劃傳統的光復舊物,是民族文化的回歸,當這一規劃實現時,古都西安將以自己具有中國氣派的宏偉格局自立于世界大都市之林,華夏幸甚!西安幸甚!

具有“華夏智慧、古都情懷”的韓驥先生為西安的規劃建設操心、勞頓了五十多年,可以稱得上是西安城市規劃的“壓艙石”,贏得了省市各級領導和西安人民的厚愛和敬重。他為能夠在耄耋之年看到西安如此美好的發展前景,感到無比興奮和激動。這完全是基于對古都西安的熱愛。

建筑與規劃,是一個城市的骨骼和靈魂。西安的古城風貌(包括規劃理念)能夠比較完好地保存到現在,得力于前人的秉持和當代的努力。我們由衷希望西安的現今和今后的領導們能夠尊重中國優秀的文化傳統,積極借鑒、合理吸取世界先進的規劃理念,牢牢把握規劃的科學性、規劃的藝術性和規劃的政策性,把西安的古都風貌世世代代保持下去并不斷煥發青春的活力。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時代在變,城市在變,但城墻不會變,作為西安的城市規劃者之一,古城墻的守護者,韓驥先生“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拳拳之心值得我們的最高敬意。

以上信息由CCRRN文徑網絡設計整理

原標題:城墻守護人之韓驥——匠人營國,西安城市的“規劃之道”!

 

本文來源:西安古城墻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劉紅娟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