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張松教授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實踐到建成城市遺產保護

閱讀 913 次 張松教授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實踐到建成城市遺產保護

摘要:張松,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上海同濟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規劃師。 將“建成遺產”概念的空間范圍擴展開來,其另一種表述方式就是“歷史環境”(historic environment),即具有特定歷史意義的城鄉建成區及其景觀要素,比如城市中的歷史文化街區和鄉村中的傳統聚落。不僅如此,“歷史環境”概念的外延還包括那些雖建成遺產早已凋零,但歷史地望影響依然深厚的地方。 ...

張松教授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實踐到建成城市遺產保護

    張松,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上海同濟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規劃師。

一、歷史文化名城保護的得與失

    建成遺產( Built  Heritage )是國際文化遺產界慣常使用的一個概念,泛指以建造方式形成的文化遺產,由建筑遺產、城市遺產和景觀遺產三大部分組成。

    將建成遺產概念的空間范圍擴展開來,其另一種表述方式就是歷史環境historic environment),即具有特定歷史意義的城鄉建成區及其景觀要素,比如城市中的歷史文化街區和鄉村中的傳統聚落。不僅如此,歷史環境概念的外延還包括那些雖建成遺產早已凋零,但歷史地望影響依然深厚的地方。

 

    梁思成、尤嘎·尤基萊托、威廉·J·穆爾塔夫等學者在著作中的相關論述,分析了城市保護觀念中存在的困局,進一步指出了城市面臨的雙重危機。張松教授認為全國各地的大中小城市,正在陷入自然環境嚴重污染和歷史環境快速消失的雙重危機之中。對歷史城區進行大拆大建等過度開發的做法,不僅導致城市環境容量急速擴張,城市的宜居性和包容性也越來越差,而且還破壞了城市的歷史環境、地區文脈和場所精神。環境保護運動從自然環境到歷史環境,從資源綜合利用到可持續發展。同自然環境保護一樣,歷史環境保護作為城市發展的重要內容應當引起更加廣泛的關注。

 

二、城市遺產概念的形成及擴展

    張松教授分享了弗朗索瓦絲·蕭伊(Francose Choay)、古斯塔沃喬萬諾尼( Gustavo Giovannoni)等學者對城市遺產概念的相關論述,詳細梳理了城市遺產概念從提出到不斷擴展的整個過程。他介紹到,喬萬諾尼發明的城市遺產urban heritage)這一術語,讓人們關注到了次要建筑minor architecture),從此開始了城市遺產保護的新紀元。次要建筑通常指非紀念性的私有建筑,它既包含所有的建造藝術形式,也包括所有的建筑類型。20世紀下半葉,喬萬諾尼定義了城市保護的工具,強調批判和科學的方法,進而為科學修復restauro scientifico)打下了基礎。隨后《雅典憲章》和《威尼斯憲章》標志著從單體建筑的保護向城市或鄉村環境保護過渡的重要轉折。

    隨后,張松教授分享了喬萬諾尼的城市遺產保護與修復概念、安東尼·滕(Anthony M. Tung)的現代城市保護概念、《馬爾羅法》中對城市保護的相關規定以及建成遺產的概念。他談到,1999ICOMOS第十二屆大會上通過的《鄉土建成遺產憲章》(Charter on the Built Vernacular Heritage),采用了建成遺產的概念。由于鄉土(本土)建筑遺產具有整體建構特點,將其稱之為鄉土、(本土)建成遺產更有利于關注其環境特性。

 

    張松教授認為,隨著保護實踐的持續深入和研究領域的全面拓展,城市遺產保護的原真性的內涵也逐漸被完整性的觀念所完善,這意味著保護對象各部分作為一個整體的識別性與保護狀態決定了遺產的價值。城市遺產的保護,需要高度關注空間環境的連續性,特別是被過去大手筆規劃和舊城改造所忽略的日常生活空間,正是這些歷史形成的具體的生活場所,才是地方的特色所在,才是城市靈魂的寄托。

    1975年,歐洲理事會通過的《阿姆斯特丹憲章》確立了歐洲歷史保護的整體性保護理念,即建筑遺產保護需要更好地融入城市規劃政策和管理中,由此解決在遺產保護與城市發展之間可能會產生的沖突。1985年,在《阿姆斯特丹憲章》基礎上通過的《格拉納達公約》,要求簽約國將建筑遺產的保護作為城鎮和鄉村規劃的重要目標,確保在制定發展規劃和審批工作程序的各階段都要考慮到這一要求(第10條)。

 

世界遺產城市意大利錫耶納全景   

    城市遺產的概念也在不斷擴展。參照遺產保護專家米歇爾·勞騰貝格( Michel Rautenberg )的觀點來區分兩種不同的文化遺產:第一類為指定的遺產(heritage by designation),即所有文化項目都是被專家評定后登錄、指定和掛牌保護的;第二類為擴展的遺產(heritage by appropriation),即社會的或民族的文化遺產,包括景觀、城鎮風貌、生活場所,以及沒有突出地標的建筑群。依據這個明顯擴大了的城市遺產定義,城市建成遺產應當包括以下三大類:(1)具有突出文化價值的紀念性遺產;(2)沒有突出的遺產要素,但表現出相對豐富的連貫、一致性特征;3)需要考慮的新的城市要素。包含了城市建成形式建筑物之間存在的開放空間綠道藍道等新類型城市遺產。

三、日本的《歷史風致法》簡介 

    張松教授以日本作為案例,介紹了日本歷史環境保護概念的演化,及出臺的相關法律法規,其中詳細介紹了《歷史風致法》。

    《歷史風致法》首先實現了文部科學省、農林水產省、國土交通省三省合作。從法律的簡稱可以看出,歷史街區營造正是體現了文化財保護和城市規劃、街區營造的結合和協調,在行政上、法制上都是一種創舉。政府部門之間的合作需要很大的努力,必須經過多種妥協和協調方可達到。其次,在保護對象和保護內容上有所創新。從以前的文化財、歷史風土、傳統建造物地區到現在的歷史風致,體現了保護理念的改進——從單純的物質性的硬件保護到軟件和硬件聯合在一起的有形和無形文化遺產的整體性保護。此外,不止是這次的《歷史風致保護法》,日本每次出臺新的法律,都會同時附有相關法律的修訂。這種聯動性在健全的法制中是必須的,體現了整個法律體系網絡的緊密聯系,也保證了每一個法律的嚴謹性和有效性。

四、歷史性城市景觀(HUL)方法 

    2011 11 月,UNESCO 通過的《關于歷史性城市景觀的建議》(Recommendation on the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將歷史性城市景觀(HUL)方法,作為一種保護和管理城市遺產的創新方式。歷史性城市景觀(HUL)這一全新概念,是將城市建成區理解為一種具有文化的和自然的價值與特性的歷史層積的結果,包括更廣闊的城市文脈及其地理環境,超越了歷史中心區綜合體等既有概念。

    城市保護的景觀方法(landscape approach),意味著在涉及城市以及更大區域的智慧規劃中,應當基于對歷史性城市景觀這一大尺度演變的全面理解,認識到現時的城市是經過歲月累積在環境中形成的多重層(multi-layers)。隨著時間的推移,如何能夠保持物質肌理的連續性和活力,以及伴隨更廣泛的演化和變革還能夠維護并傳承這種連續性,是城市保護面臨的挑戰和課題。為了支持自然遺產和文化遺產的保護,需要將歷史城區的保護、管理和規劃策略整合到地方發展進程于城市規劃之中,例如在建設當代建筑和基礎設施時,運用景觀方法( landscape approach)有助于維護城市的特征。 

    張松教授認為,在國內城鄉規劃學科領域,景觀還不是特別重要的專業術語,在風景園林學科使用較為普遍,在城市設計及其相關分析研究中也有較多使用。在歷史保護專業領域,較常使用風貌一詞。多數情況下給人的景觀意象往往指向坡屋頂形式建筑,甚至是所謂的明清風格建筑,在實際操作中則會出現誤讀、曲解、甚至是有意歪曲的現象。

五、可持續的城市需要積極保護 

    張松教授首先引用《人類環境宣言》(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he Human Environment)、歐洲《關于城市環境的綠色文件》(Green Paper on the Urban Environment. COM (90) 218 final)中的相關內容,并以杭州橋西歷史文化街區等作為案例,指出歷史特征需要綠色保護。隨后,引用《阿姆斯特丹憲章》、歐洲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提出的第 16 號研究報告《通過城鎮內部的積極整合實現城市歷史地區可持續發展(SUIT 》的相關內容及吳良鏞先生在《文化遺產保護與文化環境創造》中的相關論述,指出民生改善需要積極保護。 

    最后以上海市從拆、改、留并舉,以拆為主,轉換到留、改、拆并舉,以保留保護為主創新策略為例,進一步指出,傳統文化需要創造性轉化,面對大量以居住功能為主的普通建筑遺產,需要在可持續發展策略下,重新思考城市遺產保護策略和行動計劃。通過建成遺產保護和城市有機更新,改善舊區居住環境條件,復興城市傳統文化活力。在城鄉規劃制度體系中,通過積極的公共政策干預,逐步將建成遺產保護作為城市復興的重要舉措。如何學習借鑒歐洲城市遺產保護的經驗,重新回歸認識傳統城市規劃理念,在城市設計和存量規劃中有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如何在傳統文化復興的政策下重新認識城市遺產保護的意義,在創造宜居環境的發展理念下重新關注城市遺產保護與生活品質提升的關系,加強歷史城區的整體保護和環境景觀的動態管控,需要各地在新的發展理念指導下,在遺產保護、城市更新、城市修補、社區規劃等實踐過程中,結合地方的實際情況開展既扎實又具創新性的積極探索。

 

    張松教授認為 人創造了環境,環境又創造了人。《國際建議》要求世界各國將城市保護戰略納入國家發展政策和行動規劃之中。歷史環境保護必須作為城鄉規劃中的重要目標,而不是可有可無的事務。人類的未來取決于對資源的有效規劃和管理,因而保護就成為了一種戰略,旨在以可持續發展為基礎實現城市發展與生活質量之間的平衡。歷史環境、城市環境、建成環境、人居環境的保護、維護、修復、規劃與管理,不可或缺,至關重要。

 

    最后,張松教授談到在城市更新中如何維護與管理歷史景觀。他認為,城市的歷史城區匯聚了前人的努力和社會財富,是具有文化底蘊的場所,正是那些體現地方傳統和富有生活氣息的、看似平凡的日常景觀,豐富了城市的多樣性。同時,城市有機更新符合城市生長的新陳代謝規律,有助于維護城市歷史景觀的連續性。 實施有機更新必須認識到蘊藏在城市建成環境中的資源價值,從歷史文化、社會情感以及生態美學等角度,對歷史城區的潛在資源進行全面科學的評估。此外,應當由城市遺產保護規劃引導城市更新的有序開展,而不是不顧原有的法規,隨意進行舊區更新,或是簡單開展市容美化工程。最后他指出,風貌保護和景觀管理不是形象美化(beautiful)工程,所謂的風貌整治也不應是面子工程,而是涉及日常生活和場所精神的城市設計與景觀管理的重要課題。針對歷史文化風貌的控制引導和日常管理,既需要主管部門的精細化管理,也需要多元主體的社會參與。 

    文徑網絡設計整理

    原標題:張松|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到建成遺產保護

(本文來源:建筑名苑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尹維維 劉真 編輯    文徑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頁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