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中國園林之父古園林大家陳從周先生與他的江南美景

閱讀 1553 次 中國園林之父古園林大家陳從周先生與他的江南美景

摘要: 陳從周這個名字,可能一般人聽著有點陌生,但你現在看到的許多中國古典園林:江蘇蘇州的拙政園、網師園、留園、環秀山莊、虎丘塔、揚州的何園、片石山房、如皋的水繪園、上海的豫園、嘉定的孔廟、秋霞圃、浙江嘉興的南北湖、杭州的西湖郭莊、都是由他護救下來的。 ...

 中國園林之父古園林大家陳從周先生與他的江南美景  

豫園

楠園

水繪園

    陳從周這個名字,可能一般人聽著有點陌生,但你現在看到的許多中國古典園林:江蘇蘇州的拙政園、網師園、留園、環秀山莊、虎丘塔、揚州的何園、片石山房、如皋的水繪園、上海的豫園、嘉定的孔廟、秋霞圃、浙江嘉興的南北湖、杭州的西湖郭莊、都是由他護救下來的。

陳從周

陳從周(左)與梁思成

    在建筑界,“北梁南陳”,北有古建筑學家梁思成,南有古園林大家陳從周。陳還被日本人稱為“中國園林第一人”,被美國人譽為“現代中國園林之父”。除了研究古園林、古建筑,陳從周也是一位倜儻的公子,他擅長書畫、詩詞、散文,酷愛昆曲,有人說他是“雜家”,可他的“雜”都是大師級別的。

    2018年是陳從周誕辰100周年,在這前夕,一條采訪了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阮儀三,與這位年過八旬的中國文化遺產保護者,聊起他的恩師陳從周先生。

    先看幾個陳從周參與保護修繕的古園林、古跡。

龍華塔-上海

    1954年,主持修繕上海龍華塔,復原宋代面貌

豫園-上海

    1986年起,主持豫園東部修復工程

揚州的片石山房-江蘇

    1961年在揚州,發現并考證明末清初僧人畫家石濤,唯一存世的假山疊石作品“片石山房”

虎丘-江蘇蘇州

    1954年到虎丘勘察,成為太平天國后第一登塔人

廣教寺雙塔-安徽宣城敬亭山

    1974年,勘察并給廣教寺雙塔提出修繕意見

楠園-云南昆明安寧

    1991年,籌劃設計的楠園竣工落成  

水繪園-江蘇如皋

    1994年,設計重建的如皋水繪園落成

    雖然在園林、建筑界成就顯赫,但陳從周之所以能被稱為一代名士,遠不止于此,這還要從他的“雜學”說起。

 倜儻公子,一路雜學 

    陳從周1918年出生在杭州城北的青莎鎮,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父親是位生意經營得不錯的商人,在臨近京杭大運河的地方造了棟住宅。宅子雅致得很,里面還有個不大的園林。園子里有山、有石、有花、有木,陳從周愛花草的感情便是從小在這里培養起來的。

 陳從周畫作 蘭竹雙清圖

    10歲時,陳從周被送去美國人創辦的教會小學讀書。母親擔心洋學堂的學問不夠,又請了當地的老秀才每天來教古詩文。每天清晨,還會親自督促他臨帖練習書法,使得陳從周從小接受全面的中西合璧式教育。
    中學時代的陳從周,特別喜歡讀李清照的詞,為了解李清照的身世,又去讀了李清照父親李格非的《洛陽名園記》。這份研究北宋私家園林景觀的重要文獻,加深了他對園林的鐘情。

杭州之江大學舊址

    1938年,陳從周考入杭州的之江大學,主修中文和歷史。來看看他令人稱羨的老師名單:哲學史家、大書法家王蘧常,一代詞宗夏承燾、書法家、哲學家、政治家馬敘倫,大名鼎鼎的學者任銘善、徐昂等等。

    跟著這些大師,陳從周讀盡雜書,沉醉書畫,還自己鉆研園林和古建筑,自學成才。

    從之江大學畢業到1952年進入同濟大學教建筑的十年里,陳從周他前前后后在各類學校里教過各種門類的學科,他在中學里教國文、史地、圖畫、生物、在大專學校教美術史、教育史等等。

    1951年,著名的建筑學家陳植邀請他去之江大學上海分部的建筑系。

    陳從周與張大千(左)

    張大千的入室高徒,送人字畫不收錢 

    陳從周從小習畫,1946年,到上海的圣約翰大學教書之后,通過大金石家方介堪介紹,在上海女畫家李秋君的家中拜見了慕名已久的張大千。張大千看了陳從周的一幅山水習作,隨即收了他做自己的入室弟子。

    1948年,陳從周在上海辦畫展,張大千看完作品后,提筆寫下“門人陳從周畫展”,這七個大字足見張大千對這位愛徒的重視和贊賞。
    平日里陳從周閑著就會畫畫,畫花鳥蘭竹的水墨小品。周圍的朋友,甚至剛認識的陌生人,有人向他求畫,他就送。

水仙圖

陳從周畫作

 陳從周與李秋君合作花鳥作品

    阮儀三說起了他親身經歷過的一件趣事。一次他與陳從周去揚州開會,住在揚州賓館里面,一天沒什么事情,陳從周就在賓館里畫畫。賓館里的服務員小姑娘瞧見了這一幕,在陳從周旁邊說閑話:“陳先生畫一張畫,畫兩筆就畫出來了,這種不值錢吧?”陳從周聽了,也不生氣,取來紙,畫上蘭花,蓋了個章,對圍觀的人群說,“你們拿去對面看看值不值錢?”街對面開了一家文物商店,另一個服務員小伙子拿著畫就奔了過去,沒多一會兒,他跑回來了,手里攥著用畫換來的50塊錢,那時候大學教師們的月工資只有60塊。
    “實際上這小姑娘不懂。陳先生畫寫意畫,看上去隨便,實際功夫深。”

    《詩人徐志摩遺像》

     胡亞光畫,陳從周請張大千補畫了衣裾且題款

     陸小曼臨終前最信任的人 

    陳從周的這一生里,還有一個繞不過去的民國大人物——徐志摩。童年時期,陳從周在自家的花廳中瞥見過徐志摩的一個背影,這是他這一生中唯一一次見到徐志摩。到了十多歲讀書的年紀,徐志摩的詩文深深影響了他。

    更巧合的是,陳從周與徐志摩有著兩層親戚關系,徐志摩的父親是陳從周嫂子的叔叔,而陳從周的妻子蔣定,是徐志摩的表妹,夫妻二人的婚禮就是徐志摩的父親主持的。

陳從周所修復的坐落在硤石西山公園內的徐志摩墓

    除了自己對徐志摩作品的熱愛,因為姻親的關系,陳從周跟徐家一直保持了密切的來往。徐志摩的第一任太太張幼儀跟著他學過畫,不時地會把徐志摩的遺物給陳從周。
    而第二任太太陸小曼在徐志摩去世后,陳從周作為近親,就常常去看望她。陸小曼把搜集整理的徐志摩的詩、文、書信匯集成《志摩全集》,在自己彌留之際,托人轉交給陳從周保管。

    通過張幼儀和陸小曼,陳從周獲得許多徐志摩的第一手資料,花了16年的功夫研究和編纂,編寫出了《徐志摩年譜》,是第一部有完整意義的中國新文學作家的年譜,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極高的地位。

    蘇州拙政園

網師園

蘇州滄浪亭

    “江南園林甲天下,蘇州園林甲江南” 

    在之江大學教書的時候,陳從周接受了坐落在蘇州古典園林滄浪亭里的蘇南工業專科學校的聘請,去教建筑史。

    每周五晚上乘火車到蘇州,周六早上教課,下午和星期天早上他就勘察蘇州的古建筑、古園林,用隨身帶的尺筆、相機、到處量量、記記。

    在拙政園里過夜,在忠王府里留宿,蘇州的典型園林,陳從周都進行了十幾次甚至幾十次的勘察。

    《蘇州園林》封面,2012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再版園林的路,《清閑供》云:“門內有徑,徑欲曲。”“室旁有路,路欲分。”今日我們在蘇州園林所見,還能如此。——陳從周

    1956年《蘇州園林》出版,這是中國近代歷史上第一本全面研究蘇州園林的著作。不同于枯燥的學術性的書,陳從周在每一個園林、每一個景的照片下,都附了一句宋詞,畫面和文字相當貼切,意境十足。

    那時候的蘇州正處于搞生產的階段,很少有人去關心這些古園林的遺產價值,陳從周挖掘到了蘇州園林的美。他還仿照古人的“桂林山水甲天下” ,來了個“江南園林甲天下,蘇州園林甲江南”。

    蘇州留園可亭測繪圖 

蘇州留園五峰仙館測繪圖

    1956年《蘇州園林》出版后,陳從周分別出版《揚州園林》(1983年)《說園》(1984年),這些研究成果成為后來園林研究、修復、重建的寶貴歷史資料

    記錄下蘇州園林的美是一層功夫,陳從周還花費了更多的功夫在修復蘇州的這些園林,拙政園、網師園、環秀山莊……
    修拙政園的時候有個有意思的故事。在蘇州的街頭,陳從周看見了一塊洗衣的搓板,他一眼認出這件雕花木板是一件有價值的老藝術品,交涉之后救下這件藝術品,在修復拙政園的時候,裝飾在了蘇州的古戲臺上。

陳從周(右)與貝聿銘

    建筑大師貝聿銘眼中的一代宗師” 

    貝聿銘是做現代建筑的大師,二十世紀70年代末,他曾托人見到了陳從周,陳便帶他去逛揚州、蘇州,看老民居、游園林、聽昆曲。

    在學生阮儀三的記憶中,有一次兩位大師共游蘇州留園:

    “陳先生帶貝先生逛到五峰仙館后面的一連串七個小花園時,邊走邊示意,每個小院子有什么功能,適合什么人使用,怎么連接,怎么變幻景致。結果走過去了這些路,貝先生執意回頭再把這串兒花園走一遍,還對陳先生說,今天你跟我說了,我才體會到中國園林的精妙!”

    陳從周(左)與貝聿銘(右)在北京香山飯店

北京香山飯店

    貝聿銘在北京設計香山飯店,在香港做中國銀行,都請陳從周幫他出點子,布置其中的園林。香山飯店建好了之后,貝聿銘邀請陳從周成第一位入住自己設計的香山飯店的賓客。

 他把中國園林蓋進了紐約的博物館 

    1970年代末,美國頂尖的藝術博物館——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收購了一套中國的明代家具,想建立一個陳列室把家具存放起來。

    明代家具要放在中國式的房子里,于是有人建議,這個方面應該請教陳從周。1977年,美國博物館的專家代表團在上海的錦江飯店,見到了陳從周。

    紐約大都會美術館“明軒”

  “明軒”原型:蘇州網師園“殿春簃”

    陳從周一看到這批收藏的家具,便指出這些都是畫室里使用的家具,柜子是存畫用的,桌子是畫畫用的。他自然地想到了蘇州網師園里的有一個名為“殿春簃”的小庭院,自己的恩師張大千曾經在那里居住、創作。

明軒

    陳先生根據大都會博物館提供的圖,確定了以殿春簃為藍本的建造方案,還給新園子取名作“明軒”。他特意帶了美國客人到網師園里去實地考察,指給他們看建筑要怎么造,里面的家具怎么放置,花圃、假山、半亭這些景致又是怎么組合布置的。

    為了保證去往美國之后的建造順利進行,陳從周先在蘇州東園的空地上,按照1:1的大小做了一個明軒的實樣,之后帶著建造團隊和整整193箱的構件飄洋過海,在1980年把這個庭院落戶在了紐約曼哈頓島上的大都會博物館里。

    美國總統尼克參觀正在施工的“明軒”

1979年1月紐約時報對“明軒”的報道中,提及“中國建筑史教授陳從周”

    明軒在美國引起了轟動,施工的時候,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松、國務卿基辛格就多次去參觀。開幕后,去看的觀眾更是絡繹不絕。
    這么一個小小的園林更是引發了全世界造中國古典園林的熱潮,之后在美國的波特蘭、加拿大的溫哥華都紛紛造起中國園林景觀。

 

1987年陳從周在豫園東部指導修復工作

    陳從周與學生在豫園

    到了80年代,全國各地邀請陳從周去做古園林、古建筑的修復,他也抓緊這些機會,把泰州、揚州、蘇州、如皋、杭州、海寧這些地方的園林一個一個修復起來。中在上海延續豫園的修復,在云南安寧新建楠園,在江蘇如皋復建水繪園,實現了他晚年最著名的“造園三章”。

    楠園

楠園 

    云南安寧的“楠園”,是陳從周唯一一個獨立設計,平地建起的園林,園中從建筑的梁柱,裝修用的匾額,再到家具的陳設,采用了中國古建筑里最尊崇的楠木。

楠園

    陳從周設計園林、是在大地上畫山水。他看好地形,看好光線,然后腦子里構思畫面,哪里是湖水,哪里放假山。
    他喜歡畫家石濤、八大山人的畫,比如石濤的假山疊石很有名的,他就用這套東西具體地指導工人哪一塊石頭應該放哪兒。 他是用畫理來造園的,他總會說不懂中國畫,就造不好中國園。

豫園

 豫園 

    在上海這個大城市,豫園是最珍貴的古典園林之一。從1950年代起,陳從周就開始多次主持豫園修復的大工程。1986年,68歲時,陳從周再次接下重建豫園東部的任務。

豫園

 1980年11月陳從周(中)和阮儀三(右)

合影于如皋水明樓

    在工地上,他對學生們說,“豫園就是我的家”。阮儀三對老師陳從周修復豫園的故事印象深刻。 那時候我家和他家都住在同濟新村,他每次去豫園,路過我家就會喊:“阮儀三,來吧,跟我豫園喝茶去。”

    有一次到了園區,他在假山上爬東爬西看,看完以后囑咐我去園門口買包香煙,而且一定要買大前門這牌子,好香煙。

    七八個師傅,一人一根煙,點上了煙之后,陳先生跟他們扯閑話。等煙抽完了,他對師傅們說,“老師傅這煙不是白抽的,來把沙子補一補,石頭搬一搬。” 他之前看到假山堆地還不滿意,就用這個辦法讓老師傅們,聽著他的指揮把假山的石頭重新給堆好了。

   

豫園古戲臺

    除了在豫園里堆山疊石,修復廳堂亭臺,陳從周還在豫園東部建成了一座古戲臺。他還特地請來了昆曲大師俞振飛,在這座享有“江南園林第一臺”美譽的戲臺上,表演了昆曲。自己作為昆曲的癡迷者,陳從周說,“我從曲情、表情、意境、神韻,體會到造園藝術與昆曲藝術之息息相通處”。

水繪園

    水繪園 

    江蘇如皋的水繪園,是秦淮佳麗董小宛和江南才子冒辟疆的隱居之所。重修水繪園,也是陳從周一生中最后的一個園林作品。

水繪園

    他不顧自己年事已高,一邊研究水繪園的文獻資料,一邊身體力行地在現場做調查。當地政府跟他商談設計費用,他以“梓翁畫圖不要錢” 拒絕了高達幾十萬的設計收入。

   (注:陳從周晚年自稱“梓翁”,自己的書齋叫做“梓室”,因為古代“梓人”有木工,建筑工匠的含義。)

    陳從周與孫女

    陳從周在2000年去世,2018年也正好是他誕辰100周年。

    這個瘦瘦高高,愛穿中式長衫和布鞋,很有文人風骨的老人,一輩子以園林為家,寄情山水。

    如果沒有他,中國的許多地方,現在不會這么美。  文徑網絡設計整理

    原標題:中國園林之父、“北梁南陳”之陳從周,沒有他,江南美景不會這么美!

(本文來源:建筑名苑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劉紅娟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頁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