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趙元超建筑大師暢談一生經歷年邁即將回到真實平淡生活

閱讀 967 次 趙元超建筑大師暢談一生經歷年邁即將回到真實平淡生活

摘要: 趙元超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1988年研究生畢業,參加工作到今年已整整三十年,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四十年,我們這一代建筑師無疑是受惠者、獲益者。...

趙元超建筑大師暢談一生經歷年邁即將回到真實平淡生活之中

    趙元超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1988年研究生畢業,參加工作到今年已整整三十年,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四十年,我們這一代建筑師無疑是受惠者、獲益者。

    對于我自己來說每逢8總是不太順,1988年一畢業趕上了治理、整頓、改革、提高的重整期,設計院幾乎一片蕭條,個人卻自在悠閑,特立獨行,我一邊在做革命老區幾個不大的項目,一邊還可看看書,做自己喜歡的事,按時上下班,很少加班。周而復始,平淡無奇,我也開始懷疑這是我一輩子要經歷的工作狀態嗎?在鄧小平南巡前夕,1991年我趕上下海潮去了海南,也是建筑界最早的一批趕海人,之后又去上海,從此就像坐了趟特快列車一直行駛到2018年,期間也有幾次想跳車的念頭,但不知車速太快還是車內舒適總舍不得下車。

    到了2018年,干了多年的幾個大項目相繼流產,如同談了多年戀愛的戀人突然分手,而且沒有理由,讓你欲哭無淚。我也深感建筑行業需要規則,對越來越弱勢的建筑師要有保護、要有關愛,否則有多少建筑師能憑情懷堅持到底,奮斗一生。

    2018年春節我們一家人到外地旅游,每個城市的夜景都分外妖嬈,我也深深陶醉在城市美輪美奐的景色之中。今年也是我出國最多的一次,上半年去日本和新加坡,接著又去了德國和美國,使我有機會靜下心來比較中外的城市和建筑,老實說差距不是一點點,光鮮的外表之下,缺少人文關懷,缺少內涵和精神,缺少精湛的技術和對建筑文化的永恒追求。我們至今尚沒有找到一個好的機制去發展城市,很難說我們已全面超越。

    2018年的最后一個月,當北方開始下第一場雪的時候,我從上海來到三亞,參加人社部組織的專家療養,一路風光無限,享受著短暫的尊重。遙想1994年我是違背領導的旨意,著從海南來到上海,24年過去,人生又開始了一個輪回。

    回想起從1991年開始與海南的不解之緣,盡管忙忙碌碌,我在海南沒有一個房子蓋起來,但無論如何應該感謝海南,它使我脫離物質的貧困,在海南期間我有了兒子,由于在海南的原始積累,我在經濟上沒有太多負擔地投入工作,敢于不計報酬地從事自己心愛的職業。

    來到海口,我徘徊在昔日常去的龍昆北路,我們做的項目大多集中于此,什么外貿大廈、煙酒大廈、旭龍大廈,幾乎尋不到當年的蹤影,這里經過多次的城市設計,但現實依然是各自為政,毫無章法,房地產徹底綁架了政府。建筑師絕大多數是紙上談兵,坐而論道,可惜了這么多優秀人才到海南,奮斗的成果卻差強人意。

    我所呆過的秀英農墾二招,現在看起來特別破爛,原先感覺尚可的新南洋酒店,現在看起來那樣的破落,不知是我眼界提高了還是它真的不行,昔日經常散步的街道被高架橋所分割,但坐在汽車上通過秀英快速路的感覺還不錯,看來我們奮斗二十多年是為汽車建了一座城。

    這次來海南度假,我還到了儋州,在這里我們設計過一個別墅區,兩種戶型,估計也沒有建起來。洋浦港倒是有模有樣,我曾設計過這里的一個總部,我三十歲的生日是在這里度過的,我的同事特意告訴甲方關照一下,晚上我們住在美軍打伊拉克退役下來的軍營,我住的是連長戰時的居所,一室一衛,當時感覺真好,當兵打仗也能住這樣好的房子,完全和紅軍天當房、地當床、風餐露宿的境遇不一樣。當然我這次一路所住的度假型賓館,已經過于豪華。在儋州還參觀了東坡書院,其中他寫的一首詩印象深刻,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反映了他四海漂泊的心境,我們應該是幸福的,可以腳踏實地為一個城市、為行業添磚加瓦、有點貢獻。

    三亞的變化真大,我1993年第一次來三亞,甲方是騎著摩托車來接我們的,依稀記得是設計一個商住樓,當時對三亞的印象就是大東海亞龍灣,幾乎記不起三亞的任何建筑。之后,參加過三亞火車站的評審,如今才見了它的真面目。

    這次療養我帶了一個大包,其中有十本書,希望一天能讀一本,但還沒到海口,就接到通知要參加陜西最美科技工作者的授獎大會,第四天又飛到青島參加一個學術會議,從炎炎夏日到冰天雪地,完全冰火兩重天。

    實際上建筑師放不下自己的專業,每到一個酒店都希望把建筑上上下下看個遍。建筑師不想管別人,也不希望別人管他,是一個特立獨行的行業。我是在128日上午,在海南聽到陶郅去世的消息,盡管有所準備,卻仍感突然。陶郅1977年上大學,完整體驗了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歷程,我想他在臨危時還這樣拼命,真是一個酷愛建筑的達人,這次在廣州特意參觀他的書法篆刻展,更能體會他對建筑文化的理解,他書寫在大地上的書法和篆刻在土地上的建筑將永留人間。我的另一位朋友洪再生也在不久前去世,也許他們是幸福的,可以不在為理想和現實的沖突而煩惱。

    2018年的最后幾天,平安夜是在高鐵上,圣誕節也在高鐵上,新年還在路上,不知何時何處能下車、該下車?

    過了今年我就是奔六的人了,自知也做不了什么太多的事情,自己也該回到真實和平淡之中、自然之中。年末西安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已告一段落,崇山峻嶺中的深宅大院已被拆除,令很多人感到惋惜。建筑師應擁抱火熱的生活,大隱于市,回到家閉戶即深山,案頭乃自然山水。何必追求云橫秦嶺世外桃園的意境?

    原標題:趙元超|回歸平淡

(本文來源:建筑志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尹維維 劉真 編輯    文徑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頁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