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術活動 > 專家訪談 > 趙元超設計師2017年歲末感言——講述建筑師的職業生涯

閱讀 1293 次 趙元超設計師2017年歲末感言——講述建筑師的職業生涯

摘要:即將過去的2017年,同樣也讓我難忘。一晃就是三十年,活著活著就老了,我從一個青年建筑師走入中年建筑師的行列,更使我感到“悲催”的是要面臨退休問題,我熱愛的建筑設計行業正悄悄地發生著巨變。 ...

趙元超設計師2017年歲末感言 ——講述建筑師的職業生涯

 

趙元超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
中國建筑西北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

    每一個人在一生中都有一個或幾個難忘之年。對于我來說,1981年我18歲進入大學,80年代是一個值得回憶的時代;1988年我正式參加工作,第二年就發生了動亂,我也開始了建筑師的職業生涯。

    即將過去的2017年,同樣也讓我難忘。一晃就是三十年,活著活著就老了,我從一個青年建筑師走入中年建筑師的行列,更使我感到“悲催”的是要面臨退休問題,我熱愛的建筑設計行業正悄悄地發生著巨變。

    2017年春節我是在美國度過的,雖然是傳統經典線路,但主要考察的不是建筑而是美國的建筑師制度,分別到了位于芝加哥的SOM總部和位于拉斯維加斯的溫德姆事務所,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全方位、全過程的服務,事務所不僅有設計還有設計管理,特別是美國本土的項目,有多于一半的設計師在進行設計的管理。當然我們也慕名去了萊特的羅比住宅、密斯的西格拉姆大廈和SOM設計的特朗普大廈,好的設計、好的機制造就了好的建筑。

    在年底又去日本考察城市,我認為建筑師就是一個旅行者,設計工作也如旅途。我試圖從文化的角度比較中日城市的差距,日本城市所表現出的尊重自然、敬畏歷史的精神、關注人的生活的情懷、精致、簡約的工匠風格、緊湊、理性、富有活力的城市生活令我難忘。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不怎么關注建筑形式了,城市建筑是一個城市的皮,歷史文化是城市的骨,城市的風情、人民的生活才是城市真正的魂,我們有點舍本求末了,總是在皮毛上耗時耗力。在日本期間我參觀了日本豐田博物館,它展示了豐田家族一個多世紀的歷史,從原始的織補機到現代的機器人,無不充滿創新。前不久我也有幸參觀了位于安徽的一個工業遺產,建筑精彩、工藝傳奇,但現在尚使用著20世紀五十六十年代所造的機器,令人肅然起敬的同時也讓我懷疑我們的創新力,也因此我覺得我們各界應拋棄狹隘的民族情感,向日本學習他們的優秀之處。

    繼2016年10月為張錦秋院士在陜西歷史博物館成功舉行作品展后,為了把此次活動完整地記錄下來,2017年初組織編寫了《長安尋夢》,為了讓更多的市民能隨時欣賞張院士的作品,又把此次展覽移師西安規劃館永久展覽。今年我也參加了何鏡堂院士作品展(廣州站)和建筑學會威海國際建筑展,特別是在日本參觀了安藤忠雄的建筑展,記憶深刻。我作為張錦秋院士作品展活動的組織者和策展者,無論是展覽的形式還是對作品的表現力都顯不夠,還有很多提升空間。目前我正在進行西安規劃館的改擴建設計,我希望在新的規劃館能重新做一次更全面更生動的張錦秋建筑作品展。

張錦秋建筑作品展

    2017年,全國建筑行業評獎活動在西安舉行,西北院作為承辦者,全程參加了上海的策劃會、西安的評獎會及福州的頒獎交流會,今年經歷了太多的評獎、評標、評審、尤其是參與組織了西安第十四屆建筑行業獎的評選,千余個項目、60多位評委、三四天時間要評出一二等獎,確實是一個難事,如果把它看作一次交流、一次聚會、一次學習可能更輕松一些。我們把評選會址選擇在賈平凹美術館,在國慶期間特別向市民開放,成為一次很好的全民建筑教育的活動,擴大了建筑活動的影響力。我有時更像一個建筑文化的傳播者,愿為這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讓更多的人深入了解城市建筑,了解的深度也最終決定我們創作的高度。

    參觀安藤忠雄的作品展帶給我的感動是日本民眾廣泛的參與度,無論是建筑還是展覽都成為一個課堂,這使我想起了京都美鳳,它是1200年來日本工匠所追求的一種崇尚自然和簡約的美學特性,融入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什么樣的民風就會產生什么樣的城市。日本的城市沒有中國的靚麗和恢宏,但處處經過設計,處處以人為中心。方便程度令人嘆為觀止,特別是立體人行步道的建立,行人可以方便地到達所去的目的地。在日本超高層并不多,但每一個超高層就是一個垂直城市,下聯城市各類交通,上達酒店辦公,其間是商場餐廳美術館,儼然一個豎起來的立體街區。

    正如農民的主戰場是土地,我的主要工作乃是設計,在并不好做的設計中尋求快樂。今年我主持設計的西安高新軟件園基本建成,延安圣地河谷西街和南街也建成開放,陜西圖書館新館、西北大學東西學苑樓、延安圣地河谷北街先后封頂、西安阿房宮遺址南側的文化街區也在歷經艱辛后封頂、還有大西安新中心的一個百萬平方米的辦公綜合體也要封頂。我不斷地穿梭在這些工地上,就像忙碌的蜜蜂在花間采蜜,與此同時還參與了幾個競賽:如碑林博物館北館設計、崇禮冰雪小鎮創意街區的競賽、漢中歷史街區提升改造競賽、西安小雁塔歷史街區的更新設計,這些規劃設計都與城市有關,不是一個簡單的單體建筑。

崇禮冰雪小鎮創意街區

    我對城市的設計越來越多于對建筑單體的設計,習慣用設計師的眼光設計城市,除了幾個歷史街區和延安的圣地河谷的設計以外,還參加了西安翱翔新城、大西安新中心起步區的城市設計。

    設計是對未來的承諾,是對未來人們生活方式的一種期許。我一直很佩服那座至今仍在使用的經典,羅馬火車站地下遺址邊上的麥當勞,我二十年前去過一次,今年去特意造訪依然如故,舊金山坡特曼設計的綜合體五十年魅力依舊,六本木城市綜合體預見性地提出人們新的生活方式,現在仍活力四射,美秀美術館二十年風采依然。也正因為這樣,我非常關注人文社會的變化趨勢和未來生活方式的嬗變,建筑師要有人文的心、科學家的腦和藝術家的眼。

    我在校學習時,學界主張大力發展中小城市,但在實踐中一直是發揮中心城市的作用,打造了一系列“恐龍級”的城市,嘗到了大城市的城市病后,才理解小城鎮的價值,這些年我去過德國烏爾姆、海德堡、法國的阿納西、意大利的世界第一慢城奧爾維耶、美國舊金山的卡爾梅藝術小鎮,這些城市的確魅力無窮、令人流連忘返。

    德國烏爾姆考察照片

    今年的設計工作也有幾個拖了幾年的項目,如正定博物館、西安規劃館改擴建、陜西自然博物館擴建,另外幾個區級城市規劃館也在新建之中,如西安經發規劃館、西安灞河規劃館、西安閻良規劃館。老實說文化建筑不好做,每一個項目都有一個長長的故事,我帶領著年輕的建筑師耐心地一個回合一個回合地不斷磨合。

    當然也有許多愉快的事情,我所設計的西安行政中心,任何微小的變動他們都會征求我的意見,寧夏黨委的任何改擴建都會專程給我匯報,我也會到現場指導,為此前兩天還抽出時間到銀川,受到秘書長和主任的盛情款待,飲食起居安排周到,臨走專門安排我走機場的貴賓通道,原本枯燥忙碌的旅行變得愜意悠閑,頓感建筑師的自豪和驕傲,于是又投入新的項目,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建筑苦旅。

    2017年令我最激動的一件事是延安大劇院獲得威海國際大獎賽的金獎,同時在全國理論與創作座談會上受到同行的好評,對于金獎銀獎我已無動于衷,最重要的事情是艱辛的工作得到肯定,在過程中經歷的委屈、懷疑、不解也頓時煙消云散。

延安大劇院項目

延安大劇院項目照片

 

延安大劇院項目模型

    今年全國在推廣建筑師負責制,根據我的一系列建筑實踐,個人認為時機還不成熟,社會環境不適應,建筑師也沒準備好。在現有社會條件下,建筑師負責制還是一個夢想。設計是一個特殊的服務行業,是甲乙方關系,長期形成的服務與被服務關系,形成了再小的甲方都是“大爺”的定式,我曾在一個省做設計,一個職位很高的領導,隨意更改設計,還趾高氣揚地不斷強調:因為我是甲方。

    工作了這么多年我明白了領導就是領導的道理,在設計中到處碰壁后,我也漸漸明白了中國式甲方的含義,我們與業主的矛盾,就是向“因為我是甲方”這一慣例挑戰的矛盾,本來建筑師是為別人代養一個孩子,我們卻把他當自己的兒子來培養,父母理解尚可,不理解可能懷疑另有所圖。

    今年許多建筑學院都在舉行院慶,在祥和的氣氛中也伴隨著一縷憂傷。老師們辛勤培養著未來的建筑師,學生們的一個主要選擇卻是房地產和甲方,似乎成為今年的一個熱點、學科的一個拐點。我不否認學生自主選擇的權利,有更多的學生到與建設有關的單位,對于提高建筑的水準有好處,但如果超過一半學生都去選擇房地產時,是不是與建筑教育培養目標相悖,教育資源也是一種浪費。

    我越來越覺得建筑學是一個有情懷的職業,長期以來我們把這一專業捧得太高,老師們也把建筑師描繪得過于理想,一旦有點漣漪就會引起大的波瀾,建筑師對大部分人來說是一個職業,建筑學也該走下神壇了。

    2017年真的要思考和總結的太多,在此期間幾位熟悉的建筑師前輩不幸與世長辭,我一直認為建筑師是長壽的,理由是建筑師勤于用腦,少于用心,工作總是新的有樂趣的事情,所以心態好、寬容達觀。但事實上建筑師既用腦,又用心,處于超負荷狀態,我的好朋友王陜生不到五十歲就先于我們而去,前不久我還和我們共同的甲方策劃在他去世三周年時,在他設計的教堂里給他舉行一次紀念會。他把建筑設計工作當成虔誠的信仰,我們也要為建筑師找回尊嚴、贏得尊重。

    今年我已超過五十四歲,去年在漢中諸葛亮祠參觀時才得知,一代師表卻沒有活過五十四,看完以后我有一種莫名的輕松感,諸葛亮一生謹慎,淡泊明志,足智多謀,料事如神。我們這些凡人三十年前想不到今天的生活,同樣我們也想象不到未來三十年的生活,人生如此,城市也如此。既然不能展望未來,不如著眼當下,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把一個建筑做好。當一個人沒有所圖,沒有畏懼的時候,就會感覺很輕松地活著。

    建筑師是這樣一群人,在一起憤世嫉俗、吐槽抱怨,分開時玩命三郎、追求理想。因此也最不受領導的待見。如果不是惡化的市場環境還要靠建筑師來救火,這些人早就被開了。

    我也多次想“棄筆從戎”,這里的“筆”是放棄建筑師的創作,“戎”是遠離塵世,做一些建筑學的基礎研究,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禪修旅行,把我向往的名作經典都看一遍。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天都有干不完的工作,精疲力盡回到書堆積如山的家里或辦公室,卻絲毫沒有讀書的欲望,過去拿到一本雜志總是如饑似渴地讀完,現在卻又許多雜志還沒有開封,人總是這樣,多和少、貧和富、忙與閑是如此異化,如此矛盾。

    當然我希望未來的生活,未來建筑師的生活,一年有兩個月時間在旅行、在思考,也有四分之一在讀書,用一半的時間做設計,收入不高但是小康,理想不大但很小資。可以獨立、自由、孤獨地漫步。

    2016年年底我被評為全國勘察設計大師,可能對于所有建筑師來說這是一個崇高的榮譽,因此2017年我的各種活動也多了起來,我深知許多活動是沖著這個頭銜來的,也想讓我替他們說出他們想說的話,但我覺得我仍是一個手藝人,是一個用作品說話的建筑師,如同白鹿原上的農民在原上種麥子,我的土地是設計。

    2017年還有一件事使我難忘,我從重慶離開已近三十年,在重慶大學建筑學院辦學八十年的紀念活動中我見到了我的很多老師,當時他們教我們時比我現在還年輕,如今他們已進入耄耋之年,但個個精神抖擻。特別是我見到了我的研究生導師許家珍老師和邵俊義老師,三十年未見,我畢業時許老師約我一起編寫“商業建筑設計”這本書,當時由于我剛參加工作,也剛結婚,安不下心來完成這一工作,給許老師造成了很多麻煩,也正因此我覺得“無顏見父老”,這是我多年來的一個心結,今年我還從同學處打聽許老師的近況,也計劃今年一定去看望他們,未曾想在重慶不期而遇,看到他們我喜出望外,表達我的感激之情和道歉之意。

    令我意外的是許老師沒有一句埋怨的話,反而說她在帶我的時候,因剛到蘇州工作,對我關懷不夠,她也常常覺得不安,三十年未見的師生倆互道歉意,真是好人一生平安。真實、平凡、有活力,這是我敬仰的很多老師對我的言傳身教。在此再一次感恩、感謝、感激。

    盤點2017年,常常評價當下的狀態,雖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我希望自己的角色是一個平臺、一個鋪路的石子、一座能用的人梯,讓更多的人理解建筑、認識城市,讓更多的建筑師熱愛設計,回歸本源。  文徑網絡設計整理

    原標題:歲末感言 | 難忘2017 | 趙元超

(本文來源:建筑志網     文徑網絡數據中心:劉紅娟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方俊 審核)

 

特別提示:本頁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版權及知識產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