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建筑論文 > 建筑文化 > 淺議安藤忠雄與路易斯·巴拉干設計手法的異同

閱讀 9466 次 淺議安藤忠雄與路易斯·巴拉干設計手法的異同

摘要:本文從文脈、材料、色彩等方面探討安藤忠雄和巴拉干兩位建筑大師設計手法的異同。...
 
淺議安藤忠雄與路易斯·巴拉干設計手法的異同
 
李琨
西北綜合勘察設計研究院    710003
 
    安藤忠雄和巴拉干都是地域建筑的代表人物,他們都努力使自己的建筑設計表達出獨特的思想。國內已有很多篇章研究兩位大師,本文主要是從文脈、材料、色彩等方面淺議兩位大師設計手法的異同。下面分而述之:
 
1.文脈
    在各自的從業早期,安藤忠雄和巴拉干都或多或少的潛移默化于現代主義,以不同的機緣接觸過勒·柯布西耶,創作了一些現代建筑;發展到創作成熟期的時候,他們都只是借助現代主義形式,來表達各自的地域性、民族性和兒時的記憶。安藤忠雄曾語:“我的建筑建立在構成和現代主義形式的基礎上,但我把重點放在研究每個作品的場所性、風土、天氣、歷史與文化背景上。我希望在每個特定的環境中找到建筑的基點。” 巴拉干曾感慨:“我所有作品的根底來自我小時候在父親大農場生活的記憶。作品里我總是試圖把那些遙遠的令人懷念的日子里不可思議的魅力融合到我所設計的現代生活里,從村落樸素的建筑中學到的東西是我靈感永遠的源泉。”從他們的言行和作品中,可以感受到,兩位大師很重視自己的文脈特征和創作風格,濃濃的日本味和極強的墨西哥特色體現于他們的建筑之中。
 
2.材料
    材料的選擇對建筑設計十分重要,安藤和巴拉干選擇材料都有各自的特點。安藤以清水混凝土為主要的建筑要素,那種純粹素凈的材料特質,西方人極感陌生(安藤的清水混凝土源于勒·柯布西耶的馬賽公寓、朗香教堂,但又與其粗糙樸素的氣質明顯不同)。其實,安藤使用清水混凝土時,也曾經歷過一個探索的過程,也曾發出疑問“按照日本人的傳統以及對美的意識,所能接受的混凝土的質感究竟應該是什么樣呢?”。歷經多次推敲,他得出結論,日本屬于島國,民族性格偏內向,這種混凝土應視覺樸質無華,觸覺光潔柔滑。經過多次實驗,在用水量、水泥量、鋼筋卡件及模板的選擇上安藤下了一番功夫,并在完成的墻面上還要噴刷一層硅樹脂,用來防止酸雨對建筑的腐蝕。最終,他創造了屬于自己語言的混凝土,并且被大家接受并欣賞。這樣處理后的墻面看起來超凡脫俗,因此安藤被業界譽為清水混凝土詩人。
 
    而巴拉干對材料的運用在當時是與同時代的建筑師相背離的,他拒絕使用看起來顯的“脆弱”與“膚淺”的玻璃幕墻。他曾說道:“但是我認為那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對新建筑的探求。比如玻璃的濫用等不適合墨西哥,甚至也不適合其它國家的風土。”他的建筑材料多來源于地方性天然材料,他使用的彩色涂料并非來自現代的涂料,而是用花粉和蝸牛殼粉混合制成的天然涂料,常年不會褪色。另外,他主張建筑材料的運用應該簡單、謙遜與平和,要能融入到當地景觀中。
 
3.色彩
    看安藤,慢慢地就會有火從心底燃起;看巴拉干,漸漸的一切色彩都會淡去,喧囂歸于平靜。安藤是用黑白塑造激情的高手,巴拉干是用色彩營造寧靜的專家。但不論是用黑白塑造激情還是用色彩營造寧靜,都在意境上遠遠的高于用色彩塑造激情,用黑白營造寧靜的庸手。
 
    安藤以其看似單調的清水混凝土塑造了豐富的空間形態。他早期作品使用的材料多是清水混凝土,幾乎沒有裝飾,看似簡淡,其中卻蘊含著豐富。其實,這是借助清水混凝土做基色統一了不同的場景,他自己就曾解釋道“周圍的樹木花草、陽光微風已經為建筑空間添了彩,房子的主人也為其增了色”。住吉的長屋可以帶給觀者這樣的體會,在直島當代藝術博物館,也可以看到灰色的混凝土呈現出豐富的色彩層次。簡言之,安藤作品大多有層次豐富的空間,就如同一張張有層次的素描畫一般—他確實在用黑白塑造激情。  
 
    在提到安藤作品素淡的同時,世人也常談論到巴拉干作品色彩的豐富性。仔細觀察他的建筑就會發現,那些色彩要么是墨西哥大地上怒放的花叢,要么是朗朗的天空,要么是那里隨處可見的黃土。也就是說他的建筑色彩來自于墨西哥這個大環境。安藤忠雄曾如此評價:“巴拉干的建筑里隨處可見墨西哥色彩豐富的大自然和他作為莊園主之子自由奔放生長的記憶。他的顏色是從他生長的故鄉帶來的心之色。天空之色還原為墻的藍色,巖石之色還原為褐紅—但絕不是簡單的還原,而是作為一個創造者辛苦思索,獨特表現的結晶。”其實巴拉干的色彩不僅來自于墨西哥獨有的大自然,還來自于周圍朋友(比如畫家瑞斯)給他的啟發,和自己對色彩的不懈追求。舉個例子,對于確立了他建筑風格的自宅設計,開始幾乎以白色為主,以后歷經不斷的修改——先是一片墻被涂成粉紅色,以后又是一片墻被涂成粉紅色——最后才是今天滿意的效果。即便他應用的色彩不斷被人模仿,也只是片斷的被人模仿,決沒有原來的神韻,原因應該是模仿者沒有模仿到巴拉干對色彩的癡迷吧!但盡管巴拉干在作品中用了純度極高的色彩,但他的建筑世界卻相當的寂靜平和,他是在用色彩和執著營造寧靜。
 
4.光線
    安藤忠雄在截取光線中也頗有心得。早年,他曾參觀過羅馬的萬神廟和帕提儂神廟:“在羅馬的帕提儂神廟里,當你眺望從穹頂的圓洞直射到大理石地面的一束光柱時,頗有置身于轉動著的球體中的感受,那種具有動感的光與空間的結合在日本建筑中是不曾有的。”經過旅游觀摩和建筑實踐,他得出了自己的結論,日本建筑的光空間應與西方的不同,它更趨淡柔和諧。他對日本式光空間的領悟在許多作品中都有一系列表現,例如小筱邸、吉田邸、住吉的長屋。在小筱邸中,他設置了勻距而高低漸變的窗孔,來創造和諧的光節奏,仿佛讓人看到了穿透日式紙格柵拉門的光線;并且在這灰色空間里,讓人體會到了明確的光影關系和日本的傳統文化(見圖1)。
 
    而巴拉干在吉拉迪住宅的設計中異曲同工地采用了與安藤忠雄類似的手法,他在側墻開設了勻距而大小一致的窗孔,使強烈的陽光和鮮艷的墻體在內部空間來個偶遇,盡端屋頂還有光束照射著紅色的柱和藍色的墻——在平靜的水池中升起一根紅色的柱子,陽光在這里直射、折射又反射(見圖2)。在這個空間里,巴拉干采用與安藤忠雄類似的光處理手法,卻營造出了一個與小筱邸氣氛不同的夢幻空間。

5.小結
    雖然安藤忠雄和巴拉干身處的地域和年代不同,在建筑創作上各自的設計思想不同,但他們在材料、色彩等方面類似的心得體會和對事業的執著,給我們很多啟發。
 
    尤其在長期的建筑實踐中,他們都從自身所處的文脈出發,用現代建筑來表達傳統風土;都始終把握自己的原則,沒有盲目追隨任何主義或者教條。在全球化的今天,在我國建筑界日趨西化的今天,并非代表世界建筑主流的兩位大師給我們指出一條蹊徑——如何保留自我,如何創造出感人的建筑。
 
參考文獻:
[1]任彥濤、李雪玲、周術.墨西哥建筑師路易斯·巴拉干住宅賞析.山西建筑(第33卷第7期),2007年3月出版
[2]安藤忠雄.光·材料·空間[J].世界建筑,2001年2月出版
 
 
 
(本文來源:陜西省土木建筑學會  文徑網絡:文徑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審核)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