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網首頁 > 學會動態 > 評選評審 > 日本城市與建筑觀感

閱讀 3640 次 日本城市與建筑觀感

摘要:日本建筑非凡是現代建筑,一直在亞洲處于領先水平。日本的許多建筑師在國際上也享有一定的聲譽。這不僅得益于其雄厚的經濟實力,也得益于她與其他發達國家廣泛交流所獲得的先進思想。...
 
日本城市與建筑觀感
 
序言
    1999年初,本人曾有幸在日本磯崎新設計所工作過一段時間,藉此機會,利用空余時間走訪了一些城市,也親身感受了許多名家作品的風采。雖然中是走馬觀花,但從中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得到不少啟發。
   
    日本建筑非凡是現代建筑,一直在亞洲處于領先水平。日本的許多建筑師在國際上也享有一定的聲譽。這不僅得益于其雄厚的經濟實力,也得益于她與其他發達國家廣泛交流所獲得的先進思想。這一點我們在日本許多城市設計和建筑設計中可以充分領略到,不僅如此,透過作品本身,我們還可以感覺到一種更深層次的、更理性東西,它與日本民族特點相融合,造就了日本建筑自身鮮明的個性。在日本期間,給我們印象較深的是日本建筑師在城市設計、景觀設計,建筑細部以及建筑材料等幾個方面所做的努力。這其中的得與失,值得我們中國建筑師學習和借鑒。
城市交通與城市景觀
    我們在日本的大部分時間住在東京,只是每逢周末才有機會去其他城市走一走。在日本,假如你有機會坐上新干線穿梭于各大城市之間,你就會親身感受到現代化的城市交通給人帶來的舒適和便利,非凡是東京、大坂、橫濱等幾個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城市交通設施極為發達:二層、三層及至四層的立交橋隨處可見,高速公路、地鐵四通八達,地上和地下兩套交通系統交織在一起,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城市交通網。政府為此做出了巨大努力,其目的就是最大可能地為人們的出行創造方便。日本人口數量位居世界前列,但國土面積相對較小,用地極為緊張,在這樣一種條件下,要解決好城市交通問題,是一頂復雜而棘手的工作。除了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作后盾外,更需要強調城市規劃師和建筑師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日本是最早接受西方現代設計理論的亞洲國家之一,非凡是二次大戰后,面臨大規模的建設時期,必須大力推行新城鎮的建設發展工作,舊的都市規劃技術,已無法滿足上述要求。于是,呼吁設立都市核,并提出了有關外部空間之構成,同時模擬人體之構造、植物之干、枝、葉等有機體來綜合成都市之機能。丹下健三研究室的東京計劃,便是這一時期的產物,其特點是以自然要素、交通網、都市設備等作為都市的骨架,而使空間建立了秩序。大之后的城市建設中,日本許多大城市(包括東京)的構架模式,都受到了這種理論的影響。
   
    東京、大坂等城市,以其發達的交通設施和密集的高樓大廈,強烈地表現出現代化都市所特有的時代感,而相比之下,京都、奈良給我們的印象則完全不同。其顯著的牲征是城市的歷史較為悠久,各種文化古跡較多。步入其中,你會感覺到一種古老而陳舊的氣息,這種"古"與"舊"的氣息以日本的傳統文化為底蘊,滲透到街道、小巷、建筑和市民生活等各個方面。就連馬路上跑的公交車也多為式樣陳舊的,與東京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和交通設施相比,形成了鮮明的對照。而在東京、橫濱等城市隨處可風的立交橋和地上輕軌鐵路,在這里很少看見。顯然,政府在解決城市交通問題上的采取了較為謹慎的態度。一方面,京都、奈良的人口密度較東京等城市小得多,只有在旅游季節才達到高峰期,交通矛盾并不是非凡突出。另一方面,強調對歷史文化古跡的保護。第三,京都、奈良等城市有其自身的特色,與東京等城市的情況不盡相同,并非一定要建成現代化都市的模式。
   
    就城市整體環境而言,交通問題只是城市發展所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京都、奈良和東京、大坂等城市各自的具體情況不同,因此在城市交通建設方面的側重點也不一樣,東都、奈良力求保持原有的古都特色,而東京等城市則希望依靠現代科技建成國際化的大都市。但是,現代科技的發展也同時帶來了許多新的問題,東京、橫濱等城市的交通雖然便利,但發達的交通設施對城市環境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也是顯而易見的:體形龐大的高架橋不僅破壞了原本良好的街道尺度,而且使鄰近的建筑失去了其賴以存在的視覺空間;橫穿商業區甚至辦公區,住宅區的高速公路和輕軌鐵路形成了難以消除的空氣污染和噪音污染。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我們所居住的東京六本木地區:其街道雖然狹窄,形成了美麗而自然的曲線,街道兩側的建筑物被限制在一定高度內,且排列整潔密集,沒有大的起伏錯落。建筑物整體輪廓線所形成的尺度與街道的寬度有著良好的比例關系。到了夜間,五彩斑斕的霓虹燈紛紛亮起,形成了現代化大都市所特有的夜景。令人遺憾的是,這些景致由于一座橫穿市區的高架橋的出現而不復存在,扶地而起的高架橋幾乎占據了整個街道的寬度,原本生動而舒適的街道空間變得擁護和壓抑,兩側連續而富于變化的建筑立面被分割成支離破碎的片斷。我們無論是橫穿橋下或是沿街行走,總會強烈地感覺到它的存在,恐怕不會有人認為這種景象會給人帶來令人愉快的感覺。
   
    另一個例子是在東京澀谷某地區,該地區地處商業繁華地帶,人員密集,交通設施發達,各種輕軌鐵路、高速公路穿梭其中。在密集的建筑之間有一處環境很好的花園,花園四周綠樹成蔭,是理想的日常休閑場所。但令人驚異的是,園中散步、活動的人卻寥寥無幾。據觀察,造成這種現象的有兩個原因,一是該花園地勢較高,需要上很多臺階才能進到園中。二是在花園的一側有一條輕軌鐵路,每隔5到10分鐘就有一列電車通過,電車產生的巨大噪音足以使園中散步的人不愿在其中久留。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噪音產生的影響遠遠大于地勢較高所帶來的不便。
   
    當然,僅以簡單的幾個實例并不能說明城市整體環境的好壞,而這種走馬觀花似的印象更不能作為評判的依據,重要的是我們應該透過這些城市的不足,看到未來城市發展所面臨的新問題,取得一些經驗上的收獲。我們的城市天天都在發生變化,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同樣的問題就會發生在我們所居住的城市,那時我們將如何面對呢?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人們的生活條件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們,越來越講究生活情趣,他們對自己的居住、生活和工作環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種得城市的外觀和城市中的景色具有了更重要的意義,但城市是一個龐大而復雜的有機體,要把一個國際性的大都市,建設成為一個有秩序的、合乎視覺感受的都市,需要解決各種各樣的、紛繁復雜的矛盾,千頭萬緒不知該從何處著手。正如凱文·林區所說:"假如真有一座漂亮而令人愉快的城市,這將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有人說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事實上,在城市交通與城市景觀之間存在著一種必然的矛盾,科技手段越發達,這個矛盾就暴露得越明顯,城市發展的現狀可以充分說明這一點,對于城市規劃師來說,這兩者之間的關系,就如同魚與熊掌一樣,似乎難以取舍,非凡是在日本這樣一個用地非常緊張國家里。盡管如此,我們仍然不能斷言,立交橋、高速公路、地上鐵道這些現代科技的產物,一定會對城市景觀產生破壞作用,要害是我們運用何種方法將其融入城市整體環境中去,使其成為城市的景色之一而非城市的暗礁。凱文·林區曾強調"廣大空間"的重要性:"當見到一個廣大開闊景色,總會產生一片情緒上的喜悅……""一幅經過完善處理過的全景,會帶給都市居民一種美好的享受。"我們不難想象,一座橫跨河谷的大橋、一條沿河岸蜿蜒而建的高速公路、一座有大片草坪作底襯的立交橋,同樣能形成一幅城市美景。因為它們四周有與其自身尺度相適應的廣闊空間,人們有足夠的視野去欣賞它們,而這種景色在東京、大坂、橫濱等城市卻很難見到,城市的現狀使規劃師和城市設計師們幾乎無法做到這一點。
   
    我們今日所面臨的都市,均是大規模的、過度集中的、復雜的、多樣的,并且是持續變化、快速增長的,我們幾乎無法猜測未來城市將是一種什么樣了,更不可能僅從"建筑"這一個方面來控制城市的方向,還要藉政治、經濟、社會歷史等多方面探討來考慮如何發展今后的城市形.態和城市規模。城市是日積月累、逐步形成的,因此,凱文·林區說:"城市設計是跟著時代前進的藝術。"非凡是當今社會,科技的發展帶動了城市經濟的發展,這種發展是勢不可擋的,城市規劃師們的工作更多的是一種改造和完善的過程,我們不可能將一切推翻重來。東京等城市的現狀就是由其自身的地域條件和歷史發展過程所決定的。總的來看,日本在城市建設方面所做的努力是頗有成效的。
環境設計與細部處理
    在日本期間,除了城市交通之外,令我們感慨頗深的還有日本的城市環境設計,其突出的一點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有限的空間,運用雕塑、小品、綠化、水和陽光等元素,創造各種舒適的人工環境。這種環境設計并不因為場所的不同而有所偏廢,而是重視城市的每一個細小空間、每一個目所能及的角落。漫步在城市之中,我們經常被這些美麗的人工環境所吸引。一些雕塑、小品會在無意間進入你的視野,給你的視覺帶來一份驚喜,使你暫時忘掉城市的擁護帶來的壓抑感。在我國,精美的城市雕塑作品還為數不多,而在日本,它已成為眾多的公共空間中廣為使用的裝飾元素,它們不僅出現在一些特定的場所,如建筑物人口處,公眾休息廣場之中,還會出現在人行道旁、園中小徑、建筑之間的空地等不太起眼的場所。這些雕塑、小品做工精致,構思巧妙,且題材廣泛,它們在不同的空間場所中,根據不同環境的需要,能恰到好處地調節人們的視覺和心理。東京惠比壽廣場中的雕塑――"來自天堂的聲音",設計輕便、抽象,消弱了建筑龐大尺度帶給人的壓迫感,使人的心情變得平和。乃木板街道旁的"永動機"能激發過往行人的好奇心,使狹窄而枯燥的人行道上有了一份生氣。而都廳交流廣場中的"熔融"和"水的神殿"使人產生聯想,仿佛置身于某種幻境之中,給喧鬧的城市平添了一種悠然的神秘感。
   
    在日本的城市環境設計中,另一個突出的特點是重視環境中各種細節的處理,對于各種近人尺度的建筑細部、環境細部以及相關的服務設施等都考慮得非常詳盡周到,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設計,不僅給人們的日常旅途帶了方便,而且提高了城市整體環境的質量,使每一個初來日本的人都會對其產生良好的印象。綠化、鋪地、建筑立面的節點、休息座椅、無障礙設施、廣告、標志甚至是公共場所的衛生設施,都能成為一種景致。從造型、構圖到材料的質感、顏色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看不出一絲的隨意,我們很難從中尋找到明顯的瑕疵。與此同時,優質的施工和制作使這些設計具有了更強的表現力。在多數場合,我們幾乎無暇顧及設計水平的高低,更多的是贊漢其高超的施工和工藝水平。俯身近觀,就如同在欣賞一件制作精良的藝術品。而在我國,一些良好的設計往往被粗糙的施工所埋沒。可見,設計與施工的完美結合,才能使良好的創意變為心曠神怡的作品。從中,我們也看到了我國的城市環境設計在方方面面存在的差距。
   
    隨著時代的發展,城市已變成一種生活,在越來越有限的生存空里,這些環境和細部設計往往是最貼近人的,任何一點方便,任何一絲視覺上的愉悅,都會對人們的心理產生積極的影響。與多數國家相比,日本的城市空間并不具備得天獨厚的條件。通過對環境及各種細部的精心處理,使得城市環境質量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有效地彌補了城市擁擠所帶來的不足。
日本建筑觀感
    提起日本建筑有人認為它不過是對西方某些建筑理論或作品的追隨和模擬,并沒有真正的借鑒價值。但當我們看過一些日本建筑,對日本建筑有了一個真正的感性熟悉后才發現,這種看法未免有失偏頗。日本建筑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豐富、更加深刻,所表現出來的技術水平和思想觀念也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先進、更加超前,我們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也得到了一些啟示,非凡是在以下幾個方面,令我們感慨尤深。

    首先,日本建筑具有較高整體水平,其最主要的特征是高質量的建筑作品占有相當大的比例。初到日本時,我們看建筑,大多是慕名而去的。日本有很多世界知名的建筑師,如丹下健三、磯崎新、楨文彥、原廣司、安藤忠雄、高松伸等,這些都是大家所熟悉的名字。他們的作品也往往更能引起人們的愛好,這便無形中形成一種印象:似乎日本的優秀建筑作品都集中在這些建筑大師的身上。可事實并非如此,在參觀的過程中我們看到,高質量的建筑作品并非偶有所見,而是具有了相當的普遍性。除了大師們的作品以外,其他很多有新意的建筑作品同樣令我們贊嘆不已。可以想象,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由不知名的建筑師設計的。一棟建筑的完成,需要經歷設計、施工、治理以及其他相關產業的技術支持等復雜的過程,每個環節水平的高低都會直接反映在建筑作品之上,日本有如此多的建筑精品出現,這充分說明日本建筑在整體上已具備了較高的水平。另外,日本一些中小規模的建筑給我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隨著建筑市場的繁榮,在城市用地日趨緊張的條件下,規模龐大的工程項目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中小型項目,這使得大多數不知名的建筑師,非凡是一些年輕的建筑師有了更多的施展機會,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設計水平也更能代表日本建筑師的整體水平。我們所看到的日本建筑,很多都是這類建筑,這其中不乏精品和杰作。雖然它們在高樓林立的大城市中并不引入注目,但當你走近它,你會馬上感覺到其中散發的出來的藝術魅力,其大膽的構思、一絲不茍的設計以及精細的施工,使你不禁戛然止步。在這些建筑作品中,有的甚至只有幾百平米、幾十平米,它們位于其他建筑的夾縫之中,往往只有一個立面暴露在外,在這樣有限的條件下,建筑師們仍能投入很高的創作熱情,其精品意識和敬業精神值得我們很好的學習和借鑒。反觀我國,一些中小型建筑往往得不到足夠的重視,再加上施工和治理水平的低下,普遍存在著粗制濫造的現象。對照日本,我們在很多方面仍然有較大的差距。

    第二,日本建筑普遍重視細部設計。前面我們曾提到過日本的環境細部設計,這種環境細部當然也包括建筑細部。在參觀日本建筑的過程中,其建筑細部的精致是我們最為稱譽的,這種精致即包括設計精致,也包括施工精致。而且,無論是高檔的辦公大廈還是普遍的商店門臉,也無論是難度較高的玻璃幕墻節點還是普遍的面磚、石材拼縫都是如此,這似乎已成為了日本建筑的一種特色。其實,早在50年代,日本便已逐漸形成注重細部處理的風格,丹下健三1955年設計的香川縣廳舍便是其中較為典型的例子,這棟建筑與尼邁耶設計的巴西利亞三權廣場被稱為是當時兩個迥然不同風格的實例,尼邁耶的三權廣場體現的是簡化的古典主義,而丹下的香川縣廳舍則"異乎平常地講求細部表述"。丹下的這種對于細部的追求一直延續到90年代他所設計的新東京都廳舍。在新都廳的立面處理上,他采用了多種尺度的橫、豎格子窗對立面進行分割,實墻部分則利用材料色差劃分成更為細小的格子。這種近乎繁瑣的細部處理賦予了建筑一層朦朧的質感,使整棟建筑產生了非常獨特的效果。還有一個實例是高松伸在赤坂設計的一棟出租樓。這是一棟小型的建筑,被緊緊地夾在另外兩棟建筑之間,平面是較規則的長方形,面立面處理則異常豐富。弧形的鏡面玻璃嵌在一面向外傾斜的實墻上,實墻的外飾面是高松伸所慣用的鋁合金、不銹鋼等金屬材料,其精細的施工使得玻璃中的倒景看不出明顯的變形。入口的兩側分置了兩個瘦長的圓錐,圓錐的地下室部分是展覽櫥窗,左側圓錐前面有一部小得只能走一個人的室外樓梯,通過樓梯可以下到地下室。所有這些都是小尺度的,且全部由金屬材料制成。非凡是不銹鋼部分,大部分采用是亮度極高的鏡面不銹鋼,這對施工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圖7)。最引入注目的是立面上那些小尺度的裝飾構件,它們均由不銹鋼制成,大的不過三、四十厘米,小的只有幾厘米,中間還穿插著一些只有幾毫米粗的鋼絲。這些做工精細的金屬構件象機器零件一樣安裝在建筑的立面之上,在陽光的照射下形成了極為豐富的光影效果。高松伸通過這些細部處理,表達了他在建筑藝術方面獨到的審美觀。同樣的例子我們在日本還看到了很多。一些建筑之所以引入注目,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的建筑細部處理得非常精細。相反,一棟創意很好的建筑,假如各種細節處理得非常粗糙,也會變得大為遜色。建筑藝術發展至今日,可利用的手段越來越多,而其自身的內容和過程也越來越復雜。日本建筑師通過對建筑細部的精心處理,有效地完善和補充自己的創作成果,也給建筑賦予了更多的人情味和舒適感。

    第三,先進的科學技術促進了日本建筑的發展。人類進入20世紀后,沒有哪一個行業能夠忽略科學技術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建筑行業尤以為甚。日本建筑能夠在世界領域占有一席之地,與其長期以來一直保持科技水平領先有著密切的關系。透過各個時期的建筑作品,我們可以感覺到依靠的科技對日本建筑所起的這種推動作用。東京代代木體育館是丹下健三1964年為東京奧運會所設計的體育館,它由兩座館組成,大的橢圓形為游泳館,小的圓形為籃球館。兩座館均采用懸鏈形的鋼屋面懸掛在混凝土梁構成的角上,這些梁同時還支撐了內部的座椅。這兩棟建筑雖然是丹下60年代的作品,但現在看上去仍不失為杰作它那懸鏈形屋面配合橢圓形混凝土梁所構成的空間形體,使整組建筑看上去布滿了動感,而且從任何角度觀看都能形成美麗的曲線輪廓。更重要的是這種大膽而新奇的結構形式當時還很少有人把它運用在建筑當中。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使得這兩棟建筑建成之后,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先進的科學技術不僅幫助日本建筑完成了一項結構創新,而且使得丹下大膽的構想得以實現。到了90年代,各種現代化的超高層大廈以及車站、航空港等大型項目更全面地反映了日本現代科技所具有的水平,我們所看到的關西空港便是其中的一例。這個航空港是由聞名意大利建筑師皮亞諾設計的,其驚人之處在于整組建筑完全建在大海之中,它象一艘龐大的"巨輪"飄浮在海面之上,中間只有一座數公里長的大橋將它與陸地連接起來。對于日本有限的城市用地來說,這樣做無疑是最有效的辦法,而且它還可以使城市避開飛機所產生的空氣污染和噪音污染。該項目技術上的難度是顯而易見的。首先,它需要解決如何讓這艘龐大的"巨輪"飄浮在海面之上。第二,所有的市政管線和通訊系統都必須穿越海底。第三,如何在有限的空間之內解決好復雜的交通問題。而所有這些最終都得到了圓滿地解決。可想而知,假如不依靠先進的科學技術,該項計劃是無法實現的。此外,日本的科技水平也反映在材料技術和施工藝上。石材、面磚、涂玻璃以及各種金屬裝飾板等常用建筑材料品種繁多,顏色豐富。一些生產廠家不僅擁有雄厚的技術力量,而且還擁有水平很高的工藝設計人才。因此,他們的產品普遍做工精細、美觀,具有較高的工藝水平。這無疑給建筑師的工作提供了很大方便,使他們在創作中有了更多的選擇余地。我們在日本建筑中所看到的很多精美的細部處理,都是由其較高的材料技術和工藝水平所決定的。

    第四,日本建筑師善于吸收和借鑒國外一些先進建筑理論和建筑思想,并由此而總結出具有自身民族特色的理論體系。日本建筑發展如此快,與其廣泛地與外界交流有著很大的關系。早在20年代,日本便已開始全面接受西方先進的建筑思想。一批年輕的建筑師在20年代末來到了聞名的包豪斯學校學習,還有一些,如前川國男和孤倉準三,則在勒·柯布西耶手下工作,而后來被譽為日本建筑界旗手的丹下健三當初曾是前川國男的一名助手。這些建筑師結束了他們的歐洲經歷之后,把先進的技術和先進的思想帶回日本,為戰后日本建筑的繁榮打下良好的基礎。

    事實下,日本長期以來一直保持著與西方發達國家的廣泛交流。在接受了西方進步思想的啟迪之后,日本比亞洲其他國家更輕易接受西方出現的某些"新風格"、"新理論",曾流行西方建筑界的某些思潮,如現代主義、后現代主義、解構主義等,在日本建筑界也產生了很深的影響。我們只要稍加留意,便不難發現那些植根于西方某種理論而又"日本化"了的現代建筑的例子,如丹下健三的草月會館,其方形的平面配合簡潔的玻璃幕墻立面,是標準的"方盒子""國際式"。磯崎新在筑波中心立面上所采用的三角形、圓形符號則是典型的后現代主義手法。而北川原溫建筑作品中的扭曲和錯裂則反映了解構主義建筑的某些特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日本現代建筑與西方現代建筑之間存在著密不可分的淵源關系。在不斷的學習和交流過程中,日本建筑師從西方建筑師那里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并結合本國情況,逐漸走出了自己的路子。這也使得日本建筑在戰后極為困難的條件下,僅用了短短的二三十年,便很快地趕上了世界的步伐。到了80年代,日本建筑達到了一個鼎盛時期,一系列優秀的建筑作品和一些頗有見地的理論著作相繼出現。與此同時,隨著1987年丹下健三獲得普利茨凱建筑獎,磯崎新、楨文彥、安滕忠雄、原文司等其他建筑師也相繼獲得了各種國際獎項,他們在各自的作品中,運用布滿個性的建筑手法,顯示了他們對于建筑藝術的獨到見解。如:磯崎新作品中對于曲線的運用以及變幻、抽象的內部空間,丹下健三取材于日本傳統建筑的多種構思的細部處理,安藤忠雄作品中的碎石、水和素混凝土墻面,還有楨文彥那富有哲理的立面構圖等,他們在借鑒國外先進思想的基礎上,通過自己多年的摸索和實踐,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他們的成就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同。

    相比之下,我國的建筑師還沒有真正走向世界,中國建筑的整體水平也與國外有著較大的差距。當然,隨著國門的開放,中國建筑師與外界交流的機會將會逐漸增多,我們不僅可學到國外許多先進的技術,也可以開闊眼界、增長見識,建筑師的整體素質也會逐步的提高,這無疑對提高我國建筑的整體水平、在未來的國際市場中占據有利的位置是非常有益的。
 
 
(本文來源:陜西省土木建筑學會  文徑網絡:文徑 尹維維 編輯  劉真 審核)
關于 日本 城市 建筑 觀感 的相關文章
 
福利彩票3d走势图―综合版